保镖太妖孽

109 结局

类别:耽美同人 作者:若水琉璃 本章:109 结局

    安今打断他道,“事情办好就快点走。”真是蠢,不知道爵爷正在不高兴夫人的乐于助人吗?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安古连忙将手中的尸体一扔,打开车门便钻了进去,安今紧随其后。

    不过车子并没有立马开走,安古将车窗摇下一点,伸出手,塞给秦殃一个黄色的三角形的东西,就算是不迷信的人,也能知道那是……符!

    安古开口道,“这道符一般的妖魔鬼怪都能对付,所以……以后这种小事,千万不要去打扰夫人,明白?”

    可是,祁昔阳是人吧?

    秦殃拿着手中的符翻来覆去的看,点头道,“行。”

    雷枭的视线从车窗的那点缝隙看进去,里面除了古今两人,还有一个男人,随意地坐在车里,似乎在闭目养神,只能看见一点侧脸,虽然很安静,存在感却十分强烈,让人无法忽视。

    得到肯定答案,安古将车窗关好,车子毫不留恋地开出别墅,消失在他们面前。

    顺利解决了心腹大患,秦殃是放松下来了,但是雷枭却依旧忙碌,忙着把余氏完全吞掉。

    于是,被冷落的秦殃哀怨了。

    “宝贝……”

    雷枭没有理会,视线依旧黏在电脑屏幕上。

    秦殃委屈地蹭过去,抱住,“宝贝……”

    雷枭低头看手中的资料。

    是可忍孰不可忍!秦殃直接发飙了,一把扯过他手中的资料,然后……抱着他委屈道,“宝贝,我帮你吧!”

    “好。”

    这回答十分干脆,掷地有声。

    秦殃不由娇嗔道,“你想让我帮你就直说啊,还绕这么大一个圈。”

    雷枭勾唇笑道,“突然觉得弃妇挺可爱的。”

    想到某人蹭过来蹭过去,坐不住的样子,雷枭唇角的笑容不由加深了一些。

    秦殃默默地愣了一会儿,然后哇哇哭道,“宝贝,你怎么能这么对人家?你怎么能变得这么坏?人家是弃夫不是弃妇……”

    雷枭挑了挑眉,秦殃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不等他说话,便嗷呜一声扑了上去,雷枭大方地伸手搂住,一只手还正好落在他后脑勺,将人压向自己。

    “老大……”

    齐琪大咧咧地闯进去时,正好看见两人挤在办公椅里,衣衫不整,唇舌交缠。

    齐大小姐非一般人,别以为她看见这一幕,会尴尬地退出去,事实上,她不怕死地跑到了办公桌边,伸长脖子看着两人,笑眯眯地说道,“请无视我,你们继续。”

    雷枭皱了皱眉,推开秦殃,秦殃很是不满,不悦地看了眼齐琪,然后突然勾唇一笑,勾着雷枭的脖子将人拉近,又吻了上去。

    火热的吻煽情到了极点,秦殃还将手伸到雷枭衣服里抚摸,虽然隔着一层衣物,只能看见手掌的移动,看不见那只手的具体动作,却给人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

    只听咔嚓一声,齐琪抽了抽嘴角,她那聪明的脑袋,自然知道这声音是皮带扣被解开了。

    难道还真打算表演给她看?她要是真的看了,会被杀人灭口的吧!

    齐琪正考虑着后果,突然对上秦殃戏谑的视线,不由心中一凛,瞬间抬头挺胸,稳稳地杵在那里,伸手撩了撩头发,笑得满脸妩媚,视线直勾勾地看着两人。

    拼了!大不了看到一半就逃命!

    秦殃虽然是有意表演给齐琪看的,没有太过分,但是两人原本就有些蠢蠢欲动了,再加上秦殃的一番表演,雷枭被他撩拨得已然情动,偏偏某人还乐在其中,不慌不忙。

    于是雷少不耐烦了,也不打算陪他表演,伸手便直袭目标,他倒要看看谁的忍耐力更好。

    “唔……”

    秦殃突然闷哼出声,雷枭知道这妖孽动情的时候有多勾人,很有先见之明地将他的脑袋按进怀里。

    这样一来,齐琪就只能听见秦殃急促的喘息声,还有喉间不时溢出的模糊呻吟,却看不见雷枭的动作,彪悍的齐大小姐,瞪大她那双勾人的眼,使劲地从办公桌边沿朝两人身下看去,无奈还有雷枭的胳膊挡着,她什么都看不见。

    不由可惜地摇了摇头,她还以为真打算表演给她看呢!

    “嘶……”正当她觉得无趣的时候,雷枭突然倒抽一口冷气,一巴掌拍在怀里的脑袋上,骂道,“你属狗的?”

    秦殃老老实实地没有抬头,不过嘴上却不停歇,无辜道,“我不是故意的,人家这是情不自禁,咬疼了吗?”

    然后不知道秦殃又做了什么,齐大小姐便见自家老大那总是冷漠的脸上,表情变得有些怪异,似乎在忍耐着什么,就在雷枭忍无可忍要开口赶人的时候,办公室里又闯进来一个人。

    那人一看里面的情景,瞬间黑了脸,“齐琪!你在做什么?”

    天不怕地不怕的齐大小姐居然僵了一下,然后理直气壮道,“看表演啊!你没看见?”

    那人想要发火,但是在齐大小姐的瞪视下又蔫了,有些泄气地往旁边沙发上一坐,宣布道,“我陪你看!”

    雷枭瞬间沉下脸色,冷声道,“你们都很闲?”声音带着平常没有的沙哑,但是却不妨碍他表达出自己的不悦。

    齐琪轻咳一声,说道,“老大,我有正事找你商量。”

    秦殃突然抬起头来,一人瞪一眼,勾唇笑得很是温柔,语气更加温柔,“你们……都给我滚!”

    齐大小姐还知道见好就收,伸手拉着还傻傻坐在那里的人便跑路了,不忘丢下一句,“老大,和齐氏合作吧,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我先和欧阳大哥谈。”

    “砰”的一声,门被大力关上,秦殃立马拉着雷枭往休息室走,两人的忍耐都到头了,一边走一边急切地拉着对方亲吻,跌跌撞撞地,还不忘拉扯对方身上的衣服。

    又是一声关门声,所有不和谐的声音都被关在了门内,只余下凌乱的衣服静静躺在地上。

    等两人平静下来,秦殃才有心思问道,“齐大小姐的对象是司炎?”

    刚才冲进来的正是最近比较忙的司炎,显然都忙着追老婆去了。

    不过秦殃还真没发现这两人之间居然有奸情。

    雷枭啃着他的脖子,说道,“你有精力关心这些,还不如多帮我看看文件。”

    秦殃看了看面前的脑袋,伸手抚着他的后背,颇为无奈地说道,“你也只有在欺负人的时候才这么热情。”

    雷枭抬头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丢出一句,“彼此彼此。”

    秦殃反驳道,“谁说的?我可是什么时候都很热情的。”一边说一边开始挪动。

    雷枭伸手扣住想要溜走的人,冷哼道,“那是因为你随时随地都在预谋着欺负人。”

    然后不给他反抗的机会,挺身而入,继续尽情地欺负。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两人才慢慢悠悠地出了办公室的门,齐琪和司炎已经走了,而两人回到别墅,正好看到一场好戏。

    宫释和雷绝正在沙发上拉拉扯扯,吻得难舍难分不说,还开始摸来摸去,秦殃拉着想要进门的雷枭往后退,然后蹲在角落里看戏。

    雷枭脸色有些黑,想想也是,雷少什么样的人,居然一而再地被秦殃带着做偷窥这种猥琐的事情,而且偷窥的还是自己的手下。

    秦殃瞄着里面火热的场面,啧啧道,“这次雷绝绝对是清醒的。”

    雷枭懒得理他,正要起身,却被秦殃一把抓住,凑到他耳边嘀咕道,“宝贝,难道你不想报仇吗?”

    雷枭动作一顿,面无表情地继续蹲守,杜飞扬远远看见两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拍拍陌陌的脑袋,说道,“走吧,厨房给你留了骨头,以后少接近秦少。”连少爷都被教坏了,陌陌岂不是更容易被教坏?

    陌陌一听骨头,便双眼放光,也不管杜飞扬说了什么,一个劲点头。

    宫释和雷绝显然是相当激动,也不管会不会有人突然冒出来,居然开始脱衣服了,显然真的想……

    秦殃正看着,突然眼前一黑,被人捂着眼强制拖走了。

    他倒也不挣扎,主要是不想这个时候打扰了里面的两人,直到走远才开口道,“宝贝,你干嘛?”

    雷枭放开他,很淡定地说道,“腿麻了。”

    秦殃看着他,满脸怀疑,雷枭面不改色道,“反正没那么快进入正题,先休息一会儿。”

    秦殃不由笑道,“宝贝,你不会是……吃醋吧?”

    雷枭懒得理他,他可没忘记秦殃最先喜欢上的是他的身体。

    见他沉默,秦殃勾着他的脖子,笑得更加灿烂,“我虽然有点毛病,但是至今为止,也只是对你的身体很满意而已。”

    雷枭瞥了他一眼,挑眉,“至今为止?”

    秦殃好笑地凑过去吻他,“以后也只喜欢你的身体。”

    雷枭又挑了挑眉,某人识相地把后面的三个字去掉,“以后也只喜欢你。”

    其实,他从一开始就喜欢雷枭的身体,想来根本就是因为一开始就对他这个人很满意,被他吸引,否则他怎么就没有看上其他人?他身边来来去去出色的人也不少,远的不说,宫释就不差,他怎么没有想要时时刻刻黏着他呢?

    雷枭奖励了他一个吻,然后拉着他往客厅走。

    远远便听见雷绝的怒吼声,“混蛋,你敢,信不信我杀了你!”

    “乖,我知道你舍不得的,别乱动,我忍不住了。”

    闻言,雷绝更是毫不客气地开口大骂,“你tm敢碰我一下试试,信不信我让你一辈子碰不了女人!”

    “你乖一点,我这一辈子都不碰女人。”

    秦殃看着沙发上两人抱在一起剧烈扭动,明显一个试图反抗,一个试图压制。

    雷绝那大骂的架势,让秦殃想起雷枭当初那别扭样,果然什么样的老大带什么样的手下,不过也因为想起当初的事,秦殃突然良心发现,觉得这时候打断小小宫是不是有些不道德,毕竟当初他能成功把雷枭吃干抹净还全靠小小宫的鼎力相助。

    可惜不等他反悔,雷枭已经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还轻咳了两声,提醒沙发上两人自己的存在。

    雷绝不由一僵,连脖子都涨红了,额角青筋直跳,被老大看到这种事情,尴尬得他想去撞墙,当下便爆发了,“宫释,你给我死开!”

    宫释的脸色黑得堪比锅底,转头就想对着雷枭炮轰,结果却见雷枭根本没有停下看好戏,而是拉着秦殃直接上楼。

    显然,雷少还是不希望对人体有着特殊爱好的秦殃去欣赏宫释和雷绝的**。

    不过,即便他只是路过,也足够打断宫释的好事了,雷绝被雷枭撞见了奸情,觉得无地自容,便开始抵死不从,宫释也怕伤到他,最后只得作罢。

    这还不算什么,最过分的是,之后雷绝一直躲着他。

    本来这次也是意外,因为雷绝不小心看见宫释被他那个居心不良的秘书纠缠,不小心喝了醋,宫释一高兴,便直接将那位尹秘书给炒了,然后缠着雷绝解释,解释来解释去,两人就滚成一团了。

    这不能说是意外,这绝对是宫释心怀不轨。

    原本借着这个机会将人吃干抹净也就皆大欢喜了,但是却被俩小气记仇的人打断,其结果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有将人吃掉,反倒打草惊蛇了,雷绝开始防狼似的防着他,让他无从下手。

    看得到吃不到,真是让人无比同情。

    秦殃原本还犹豫要不要打断宫释的好事,真被雷枭给打断了后,他也就不再去想道不道德的问题了,心里乐得不行,不过却乐极生悲。

    不过是洗了个澡出来,便见原本因为报了仇,心情不错的雷枭,正拿着电话,脸色有些难看。

    秦殃不由问道,“出什么事了?”

    能让雷枭变脸那必然是大事,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秦殃连忙凑过去,雷枭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沉着脸,将手机塞给他。

    秦殃这才发现手机是自己的,疑惑地看了雷枭一眼,将手机放到耳边,对面并没有人说话,秦殃不由更加疑惑,正想开口问雷枭是怎么回事,那边便响起一个兴奋的女声,“啊啊……找到地址了,帅哥,你还在不在啊?我们就去那里拍婚纱照好不好?”

    婚纱照?秦殃哀怨地看向雷枭,“宝贝,你居然要和女人去拍婚纱照,你这是公然出轨。”

    雷枭还没说话,电话那头的人又叽叽喳喳道,“你说什么呢?我是要和你去拍。”

    其实从头到尾,雷枭都没有说话,只是对面那女人一个人在说,居然都说到拍婚纱照了,也无怪乎雷枭脸色不好看。

    雷枭看着秦殃冷笑一声,秦殃眨了眨眼,然后沉声道,“你打错了。”

    “没打错,你是秦殃吧?”

    秦殃不由皱眉,居然知道他是谁,他不记得他有认识这么奇怪的女人啊?“你是谁?”

    对方激动道,“我是乔乔啊!我们见过的,你居然忘了我!”

    秦殃依旧茫然,乔乔是谁?

    看见秦殃茫然的样子,雷枭总算脸色好看了一点,提醒道,“司炎的乔乔妹妹。”

    秦殃恍然大悟,“那个花痴?”

    乔乔听见他的话,不由伤心了,“帅哥,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人家只是善于发现美而已。”

    秦殃无语地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电话?”

    某花痴是绝对不会拒绝回答帅哥的问题的,于是老老实实地说道,“炎哥哥告诉我的啊!炎哥哥说我总是找他,嫂子会和他生气,所以炎哥哥就让我找你玩。”

    语气里倒是听不出丝毫失落感,反倒很是兴奋,显然炎哥哥和帅哥比起来,什么都不是啊!

    秦殃危险地眯了眯眼,他这是被人给卖了?

    当齐琪听说司炎为了甩掉难缠的乔乔,居然出卖秦殃,不由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连忙拉着司炎出国避难。

    所以当秦殃要找人算账的时候,齐琪和司炎都不见了。

    偏偏乔乔还不怕死地缠上了秦殃,电话每天早中晚各一次,定时定点,绝不落空,电话找不到人,便在秦殃会出现的各个地方蹲守,气得秦殃想杀人,偏偏雷枭还不让他杀。

    “雷枭,你说,你是不是看上那花痴了?”某人开始无理取闹。

    乔乔家和司炎家是世交,司凖是雷枭的人,乔家虽然和雷枭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是也因为司凖的关系,和雷枭相处友好,他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去动乔乔。

    秦殃往床上一扑,扑腾着大哭道,“宝贝,你不爱我了,居然想把人家拱手相让。”

    雷枭不由好笑,其实乔乔的杀伤力远没有那么大,可以说秦殃不想,她根本就连看都看不到他一眼,秦殃不过是想趁机讨点好处罢了,雷枭早就看透他了。

    不过看透归看透,到底还是愿意宠着他的。

    伸手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雷枭开口道,“行了,咱们出国去玩吧!”

    闻言,秦殃瞬间不哭了,往他身上一扑,挑眉道,“你不会正好有什么合同需要亲自去谈吧?”

    不能怪秦殃怀疑,雷枭这么认真工作的人,如非必要,他很少出远门的,尤其还只是去玩。

    毕竟a市还是有他坐镇,比较不容易出乱子。

    “去还是不去?”

    “去……当然要去……”

    于是两人二话不说走人,被奴役的人却是各种怨愤,郁闷,只有宫释相当兴奋,他终于看见希望了。

    时光匆匆而过,这些年a市都比较太平,秦殃总是觉得无聊,雷枭觉得让他去重操旧业,还不如带着他出国放风,比较不容易教坏小孩子,所以两人常常不顾手下的人有多怨愤,出国逍遥去。

    不过这一次,秦殃却独自出国了,因为素素遇到了一点麻烦,而雷枭又暂时走不开。

    如今雷枭也不怎么吃素素的醋了,主要是素素让人讨厌不起来,行事很有分寸,这些年来,没事的时候也很少出现在秦殃面前。

    所以雷枭便批准了秦殃去英雄救美,前提是自己不能受伤,实际上也不是什么大事,对秦殃来说,并没有什么危险。

    秦殃如今是拖家带口的人,自然事情一结束,便迫不及待地回国了。

    机场外,雷枭靠着车子站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视线一直落在远处,看着远处的小店里一个小女孩转来转去地挑东西,因为身高不够,还让身边的男人将她抱起来。

    而对于身边来来往往,不时偷瞄他两眼的女人,雷枭直接无视。

    如今早已不是十**岁少年的雷枭,气势越发沉稳,或许是因为多了几分感情,即便面对外人依旧没有太多表情,却相对温和了许多,不再那么锋芒毕露,但是和他打交道的人都知道,雷少是越发不好招惹了,可以说变得更加深不可测,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不过平常人察觉不到这是一个危险人物,所以,这些年,看似温和了些许的雷枭倒是越发受女人欢迎了。

    夏芽下了出租车,一眼便看见那辆价值不菲的车,然后便看见靠在车上的人,不管是车还是人,都是极品啊!

    夏芽心中一激动,也不急着赶飞机了,飞机多的事,但是钻石王老五可不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想着便拖着行李,从雷枭身边走过。

    然后“啊……”的一声惊叫,只见美人花容失色,就要朝着地面扑去,情急之下,伸手便朝着身边的雷枭抓去。

    雷枭眉头一皱,优雅地抬了抬脚,横跨一步,躲过那只九阴白骨爪,继续目视远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看得那么认真。

    于是,原本只是做做样子的美人,真的扑在了地上,裙子又太短,这么扑在地上,真的是……有些不雅。

    夏芽心里不由恼怒,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害得她这么丢脸,听到周围小声的议论声,夏芽连忙忍着痛爬起来,看向那不解风情的钻石王老五,压下心底的不满,泪盈于睫,楚楚可怜地开口道,“先生……”

    她的话还来不及说出来,便被一个童声盖过,“爸爸……”

    只见一个小身影风一般刮过,直接扑到雷枭腿上,小脸笑眯眯地乱蹭一通,“爸爸……爸爸……”

    雷枭低头看着她,摇头道,“告诉你很多次了,不要总是学这些不好的习惯,女孩子要矜持一点。”

    雷枭自然不是那么保守的人,也没觉得女孩子就这样不能做,那样不能做,但是至少不能养成见到人就扑上去蹭的习惯啊!那得多吃亏?

    夏芽脸上的表情僵住,爸爸?这钻石王老五已经结婚了?看了看雷枭,又看看那辆车,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极品,要她就这样放弃实在是不甘心。

    于是夏芽一咬牙,结婚有什么了不起,既然能结,就能离,有钱有貌有气质的男人实在是不好找,错过了这个,还不知道能不能再碰到。

    杜飞扬静静地站在一边,没有插手的打算,完全就是一路人。

    夏芽看着雷枭,再次开口,“先生……”

    抱着雷枭的小女孩仰头看向她,眼珠转了转,抱着雷枭摇晃道,“爸爸,我要吃棉花糖……”

    “让飞扬叔叔给你买。”心中却想着刚刚怎么不一起买?

    “不要,绵绵要爸爸买,爸爸……爸爸……”

    雷枭无奈,“那你乖乖待在这里,不准乱跑知不知道?”

    小女孩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

    雷枭摇了摇头,大的不让人省心,小的也不让人省心,如果不是绵绵是他自己一时心血来潮捡回来的,他都要怀疑这是不是秦殃在外面乱来留下的种了。

    谁让绵绵越来越像秦殃那妖孽呢?

    所以说妖孽就是妖孽,凡事和他呆在一起的人他都能给同化了,连雷枭都逃不过,何况是一个小不点。

    雷枭前脚一走,绵绵后脚便开始和夏芽聊了起来,“老师,你喜欢我爸爸吗?”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啊眨,眼中带着一丝期盼,让夏芽瞬间看见了希望,觉得这小女孩简直就是小天使。

    只是这小天使好像有些眼熟?而且小天使叫她老师?

    夏芽仔细看了一会儿,惊讶道,“秦绵绵?”这不是她班上的学生吗?没想到这么巧。

    而且,她也没想到这个一向乖巧听话的学生家里居然这么有钱。

    因为雷枭为了让绵绵体会生活,她上的是比较普通的学校。

    秦绵绵同学是否真的乖巧听话,这个问题暂不讨论,反正夏芽心里是打起了小九九,这种乖巧的小孩最好哄,只要搞定了秦绵绵,还怕搞不定她爸爸吗?

    杜飞扬抬头望天,小恶魔又要伸出魔爪了。

    关于秦绵绵小朋友,她有一个凄惨的身世,因为她是一个弃婴,但是她又过得很幸福,因为她十分幸运地被a市的地下皇帝雷少给捡回去了。

    至于他为什么姓秦?

    因为当初雷少抱着个小婴儿回去的时候,某妖孽一哭二闹三上吊,咬定了雷枭背叛他,连私生女都有了,最后雷枭被闹得没办法,直接问他想干什么。

    某妖孽一抹不存在的眼泪,掷地有声地说道,“孩子要跟我姓。”

    于是秦绵绵小朋友就有了姓了。

    至于为什么叫这么个软绵绵的名字?

    那还是某妖孽的功劳,理由很多,比如,妖孽喜欢软绵绵的棉花糖,比如,软绵绵的人才容易扮猪吃老虎,又比如女孩子就该软绵绵的才可爱,最重要的是,当时还是婴儿的秦绵绵小朋友看上去就是软绵绵的。

    还有一个理由就是,秦绵绵,情意绵绵听着就浪漫。

    好吧,说了这么多理由,在雷少看来全是胡扯,偏偏某妖孽还理直气壮。

    反正最后,秦绵绵小朋友就得了这么个名字。

    秦绵绵小朋友那么期盼的样子,让夏芽觉得她肯定是缺乏母爱,所以才希望她喜欢她爸爸,不由温柔又直接地问道,“绵绵,你妈咪呢?”

    显然秦绵绵小朋友的表现很好,以至于夏芽居然直接开口问这样的问题,没有丝毫拐弯抹角。

    她完全不知道秦绵绵小朋友可不是在期盼着她能成为她的妈咪,而是期盼着她能好好陪她玩玩。

    闻言,秦绵绵小朋友失落地低下头,咬了一口手上刚刚买了还没来得及吃的冰淇淋,抽了抽鼻子,小小声地说道,“老师,我没有妈咪。”

    杜飞扬不由觉得好笑,是没有妈咪,但是有两个爹地,不过这话,秦绵绵小朋友自然是不会说的。

    看着夏芽喜形于色的样子,杜管家不由摇了摇头,这样的人居然是老师?这不是教坏小朋友吗?

    难怪绵绵最近总是抱怨新来的代课老师她一点都不喜欢,看来就是这位了。

    还好这位老师只是因为原来的老师生病了,暂时代课而已。

    夏芽或许是太高兴了,而且杜飞扬一直安静地站在一边,没有靠太近,夏芽一心扑在雷枭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秦绵绵小朋友身边其实是跟着大人的,所以便直接问道,“绵绵,老师做你妈咪怎么样?”

    秦绵绵小朋友抬起头,眨巴眨巴眼,正要说话,突然看见门口走出一个人,一身白色风衣包裹着修长的身体,双手插兜,步子带着一丝慵懒,优雅帅气。

    秦绵绵小朋友双眼一亮,瞬间将夏芽丢到一边去了,迈着小短腿,啪嗒啪嗒地跑了过去,“爹地……爹地……”

    秦殃看着朝自己扑过来的小丫头,勾唇一笑,伸手拿下脸上的墨镜,一把将小丫头抱起来,“啵”了一个,哭道,“绵绵小宝贝,想死爹地了……”

    秦绵绵小朋友伸出小爪子擦了擦眼角,跟着哭道,“爹地爹地,想死绵绵了……”

    夏芽再次石化,这是什么情况?看了看秦殃,又是一个极品,但是谁来告诉她,秦绵绵小朋友到底是谁的女儿啊?

    雷枭拎着一袋棉花糖回来,便看见父女俩上演生离死别的场面,抱头痛哭,不由觉得有些头疼。

    秦殃看见他,立马抱着女儿扑了过去,“宝贝,有没有想我啊?”

    绵绵小朋友立马点头道,“有的,爸爸很想爹地的,爸爸把办公桌上的照片都放到床头柜上了。”

    秦殃立马笑得像偷了腥的猫,伸手勾住雷枭的脖子便是一个火辣辣的热吻。

    夏芽只觉得五雷轰顶,这两个极品男人居然是一对?

    秦绵绵小朋友见到好几天没有见到的爹地,心里可高兴了,挥手催促道,“回家回家。”

    说着便从秦殃身上滑了下来,主动坐到副驾驶去了,后面当然是要留给她家爸爸和爹地亲热的。

    雷枭拍了拍不断蹭上来的人,皱眉道,“不要教坏绵绵。”

    秦殃勾唇笑道,“绵绵那么聪明,该学会的早就学会了,还担心什么?不过宝贝,我发现你越来越贤惠了。”

    “滚。”秦殃直接被踹进了车里,却毫不在意,一直用勾人的眼神看着雷枭。

    雷枭面不改色地坐进车里,车门一关,压着秦殃便吻了上去。

    车子很快消失在机场外,只余下夏芽无语望天,欲哭无泪。

    而秦绵绵小朋友在吃完一包棉花糖之后,突然惊叫出声,哀叹连连,她怎么把那女人给忘记了?真是可惜,好戏就这样没有了。

    不过爹地刚刚回来,还是让他和爸爸甜蜜一下吧,不相干的人暂时靠边站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保镖太妖孽》,方便以后阅读保镖太妖孽109 结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保镖太妖孽109 结局并对保镖太妖孽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pk10前二全体计划 怎么做彩票代理 北京赛车有个222的网址 北京汽车pk10微信群
pk10前二全体计划 正规的北京赛车网站 pc蛋蛋开盘时间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盛世
北京pk10两期人工计划 北京赛车微信群akb378 北京赛车一天有几期 pk10人工计划软件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pk10怎么做代理 北京pk10冠亚组合教程 北京pk10微信群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