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小闲人

第二千零八十一章 奇妙的关系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南希北庆 本章:第二千零八十一章 奇妙的关系

萧府!

水汽弥漫的浴房内是歌声袅袅。

“......萧无衣站在峻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萧无衣坐在浴桶内,一边用她那修长、白皙的手指玩弄着飘在水上的花瓣,一边轻快的唱着。

而韩艺则是坐在她身边,听着悦耳的歌声,静静的看着美丽性感的娇妻,眼中满满都是柔情,心中也觉得快活无比。

歌声突然戈然而止。

萧无衣美目一瞥,问道:“你看什么?”

韩艺一怔,温柔的将她搂了过来,笑道:“当然是在看我最心爱的女人。”

萧无衣抿了抿唇,问道:“你为何要写这首歌?”

韩艺道:“这种歌只能由心而发,如果是为了为何,那就写不出了!”顿了顿,他又道:“其实我在吐谷浑的时候,内心是非常愧疚的,因为我曾几次答应你,要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但是屡屡失信于你,因此当时我就在想你在长安一定非常思念着我,正如我思念你一般,因此我才做了这一首曲。”

“真的假的?”

萧无衣狐疑的看了韩艺,又是笑道:“不过我今日非常开心,姑且就当是你的真心话吧。”

“什么当呀,本来就是真心的!”

韩艺突然眼眸一转,突然在萧无衣的香唇亲吻了下,道:“夫人今日好像非常开心。”

萧无衣主动偎依在韩艺怀里,脸上满是掩不住的开心之色,笑道:“这是当然,你可是知道我的梦想,我原以为有生之年是看不到的,不,应该是不可能出现的,那没有想到今日全都实现了,我们大唐终于迎来了一位女主人,我当然是非常开心的。”

韩艺笑问道:“若是让你坐上去,你会不会更加开心呢?”

萧无衣愣了下,急急摇头道:“我不行,我这人向来嫉恶如仇,这眼里就揉不得沙子,黑便是黑,白便是白,要让我当的话,我真的会将天下所有坏人都给杀了,但是我知道这是不行的。”

“嗨...其实当那个真的没有什么劲,你没有听过么,这只羡鸳鸯不羡仙。”韩艺嘿嘿笑道。

萧无衣娇媚的白了他一眼,没有做声,又轻轻哼着《萧无衣》。

韩艺眼眸突然滴溜溜转了两圈,突然问道:“夫人,你曾有光这身子打架的经历?”

萧无衣愣了下,旋即没好气道:“要是没有打过你的话,那就是没有了。”

“那倒也是。”

韩艺憨厚的点点头。

萧无衣不由得噗呲一笑,道:“你问这个作甚?”

韩艺哦了一声,道:“我就是想知道,如果在这里动手的话,你的战斗力会否降低?”

萧无衣道:“当然会,这里可施展不开。”

“是吗?”韩艺呵呵一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萧无衣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随便问问。”

韩艺呵呵笑着,心想,她这么开心,又这么不方便,可是绝佳时刻,不容错过啊。过得一会儿,他突然说道:“夫人,其实有件事,我...我得跟你坦诚。”

萧无衣问道:“是关于陈硕真的么?”

“当然不是...什么?你说什么?”

韩艺突然惊恐的看着萧无衣。

他的确是想说这事的,如今大局已定,他也得跟娇妻们坦白一切。

萧无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元鹫!定是元鹫那王八蛋!”

韩艺何许人也,那真是阴人阴到大的,他立刻就反应过来。

“原来夫君认为元鹫不应该告诉我啊!”

萧无衣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

韩艺一怔,道:“夫人,你这是什么话,我当然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事当然得我亲自来跟你说,怎能托他人之口,这显得我多不男人啊!而且元鹫那厮肯定没安好心,他知道他不是我的对手,而这天下间,唯有夫人你能够令我俯首称臣,夫人你就是我唯一的弱点啊,他...他...是要利用夫人你来对付我,简直就是无耻之极。”

萧无衣笑道:“我知道,因此我不会上当的,我不会因为这事跟夫君你生气的,我支持你,气死那混蛋。”

韩艺眨了眨眼,道:“什...什么意思?”

萧无衣笑吟吟道:“就是我不怪你,我要怪你的话,不正是元鹫那混蛋期望的么。”

韩艺当即是呆若木鸡,难道...难道那混蛋是在帮我?不会这么便宜我吧。

萧无衣突然道:“夫君,你现在是不是非常感激元鹫?”

“你怎么知道。不...。”

韩艺一脸尴尬的看着萧无衣。

萧无衣噗嗤一笑,道:“身为你的夫人,这观面测心的本事,怎么也学了个七八成啊。”

“呵呵....!”

“你为何笑得如此僵硬?”

不对!情况有些不对劲!我不能麻痹大意。韩艺情不自禁的夹了夹大腿,保护住自己的要害,轻咳一声道:“夫人,其实这事不能意气用事,我们夫妻之间的事,岂容他人干预,我们不要去想那混蛋,我一五一十的向你交代一切。”

“不用了!”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见过陈硕真了!”

“啊?”

韩艺是目瞪口呆,这女人隐藏的真够深,他事先完全没有发觉。

萧无衣白了他一眼,道:“你这厮一肚子的谎言,为了避免让你忽悠,我就直接去找陈硕真谈了。”

韩艺冤枉道:“夫人,这种事我怎么可能撒谎,我撒谎那是职业需求而已,在生活中,我向来很少撒谎的。”

萧无衣道:“也就是说,你跟陈硕真的事,不算是撒谎?”

“......!”

韩艺一脸尴尬。

萧无衣突然笑意一敛,道:“关于你与陈硕真的事,我已经全部知道了。唉..此乃天意,而且她曾三番两次救过你,与你同生共死.....因此...因此我并不怪你,我也没有怪你对我隐瞒,我知道你心中的顾虑。但是夫君,那陈硕真毕竟不是一般人,她可能会给我们家带来厄运的,尤其是在这关键时候,如今新制度才刚刚诞生,任何一个关于夫君的意外,都可能改变一切,但这是无数人耗费心血才达成的和解。另外,我们家到底与她有着深仇大恨,我也不会放心她跟蕊儿、玄牝、持儿他们生活在一起,因此我让她先去洛阳待几年,等到朝中一切都稳定下来,咱们再看看情况。”

韩艺小心翼翼问道:“你...你让她离开呢?”

萧无衣点点头,道:“我只是想为我们家好,夫君,你会不会怪我擅自做主吧?”

“当然不会!”

韩艺摇摇头,道:“我说过,不管你做任何事,我都不会怪你的,而且我也能够理解你的顾虑,换我我也可能也会这么想的,这事夫人你怎么做,都是对的,你千万不要感到有丝毫的内疚。其实你能够平心静气的跟我交谈,没有打我,我就很心满意足了,这事我会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争取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这都是我的错,理应也该由我去弥补。”

萧无衣噗嗤一笑,道:“看来你今日是做好挨打的准备。”

韩艺道:“怎么可能,可不只是今日,我天天都做好这准备的。”

萧无衣愣了下,随即扬起手来,拍了韩艺一下,“原来我在你心中这么暴力啊!”

韩艺一边揉着瞬间发红的胸口,一边摇着头道:“当然没有。”

萧无衣瞧他滑稽的模样,不禁掩唇一笑,又偎依在韩艺怀里,伸出柔荑来,轻轻帮韩艺揉着,又道:“夫君,你知道么,其实...其实当我知道陈硕真没有死,我心里是非常开心的。”

韩艺错愕道:“啊?为什么?”

萧无衣嗫嚅两回,道:“因为...因为她其实算是我的师姐。”

韩艺震惊的看着萧无衣,道:“我没有听错的吧?”

萧无衣道:“你可还记得,当初我们曾在梅河边上的酒肆与陈硕真交手过。”

韩艺点点头道:“这我当然记得,而且是刻骨铭心,因为那一刻我们夫妻可真是生死与共,可传为千古佳话也。”

“你能不能别这么贫!”

“不贫,不贫,认真,认真。”

萧无衣无奈的翻了下白眼,道:“当时我就看出来,她的剑法,是我干奶奶传授于她的。”

“干奶奶?”

韩艺只觉大脑有些短路,一时反应不过来,突然猛吸一口冷气,道:“卫国公的夫人?”

萧无衣点点头,道:“我的剑法都是我干爷爷教的,而我干爷爷的剑法,唯独对我干奶奶的剑法是永远都无法造成伤害的,因此我当时始终伤害不了陈硕真。”(详情请见,第一百二十六章捕杀女帝)

韩艺凝眉思索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当时我也看出一丝怪异来,你们的剑法碰撞在一起,仿佛能够立刻就能融为一体的,得亏她是一个女人,否则的话,我还会吃醋的,只是后来我忘记这事了。对了,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啊!”

萧无衣轻轻叹道:“她可是在造反,如果我说出这个事实,这会对我干爷爷的名誉造成多大的伤害,而且,我干奶奶还传授了一些兵法给她。”

别看她平时是横冲直撞,但是关系到她身边的人,她心思是非常细腻的,要不是如今这情况,她也是决计不会说出来的。

“原来她的兵法是来自于卫国公,难怪那么厉害。是呀,我怎么就一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一个穷人家的女人,为什么有这么一身好武艺,而且还会带兵打仗。”韩艺回想起来,不禁暗自责怪自己太大意了。

萧无衣道:“其实我干奶奶也曾与我提起过这位师姐,我干奶奶之所以收她为徒,是因为当时见她孤苦伶仃,且又心地善良,小小年纪,自身难保,却还敢为他人抱打不平,跟我干奶奶年轻的时候很像,故才收她为徒,传授其武艺,希望她今后不再受人欺负。记得我当时听后,心里十分敬佩我这位师姐,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与她见上一面,其实她对于我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我这抱打不平的性格,也多多少少有受到她的影响。因此,你当时要帮助杨家,我并非是完全赞成的,因为我觉得我师姐并没有做错什么。”

“原来如此!”

韩艺点点头,不敢置信道:“这真是太奇妙了!”

萧无衣笑道:“还有一件更奇妙的事,你恐怕做梦也想不到。”

“什么?”

“是关于小野的。”

“小野?”

“嗯。”

萧无衣道:“其实我干爷爷夫妇的一身武艺,都是来自于他们的一位结拜大哥,我曾听我干爷爷说过,他那位结拜大哥的刀法,是极其霸道的,就算我干爷爷和我干奶奶联手,也是近不了身,我一看到小野那种刀法,既无比霸道,又与我们的剑法有些像似,我就知道小野的师父肯定就是我干爷爷的结拜大哥。”

韩艺听得都笑了,半天都反应不过来,道:“这不可能吧!哦,等于小野还算是你们的师叔啊?”

萧无衣眨了眨眼,道:“是可以这么说的。”

韩艺哦了一声,道:“难怪从一开始,你敢对小胖吆五喝六的,但始终对小野存在着几分敬意,原来是这么回事。”

萧无衣激动道:“什么吆五喝六,我那是关心小胖好么?”

韩艺连连点头,道:“当然,当然,这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也没有必要瞒我这么久啊!”

萧无衣哼道:“你瞒我的事还少么?”

“你说得对,是我不对,相比起我瞒你的事,这都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韩艺尴尬的直挠头。

萧无衣又是认真道:“所以你看,能不能让天后为我师姐平反。”

韩艺愣了下,道:“什么意思?”

萧无衣道:“我认为这是有可能的,这天后毕竟是一个女人,且又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女人,而我师姐可是第一个称帝的女人,如果她能够为我师姐平反,将来她若要称帝的话,也是有理可循的,退一万步说,我师姐当初造反,那也算是官逼民反,错的是官府,不是我师姐。”

韩艺沉吟半响,道:“这其实是可以操作的,但是我认为没有这个必要,如今天后才刚刚掌权,还不是非常稳定,她不会想节外生枝的,再者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认为她已经死了,除我老丈人和杨展飞之外,也没有几个人见过她,随着新制度的出现,她将会越来越安全,另外,我觉得当时那个陈硕真的死,比活着更加有意义一些。”

萧无衣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韩艺道:“这种事外人是管不着的,因为这并不会伤害谁,谁要敢多嘴,伤害的只会是他们自己,这不是我担心的,我更多是考虑怎么让她融入我的家庭,这也是我最为看重和担心的...等会,既然她是你师姐,你方才.....。”

萧无衣美眸乱飘,道:“我只不过是想起我们在扬州的时候,我们经常吵架,虽然当时我真的很生气,但是如今回想起来,却又觉得挺有趣的,我们之间已经很久没有吵过,我就想跟你吵一架,也让你见识一下,我这些年的进步,可惜你这么不争气。”

韩艺听得哈哈笑了起来,道:“别的都好说,这我真没有办法,如今我对你只有爱,不管你做什么,在我眼中都是非常温柔动人的。”

萧无衣含羞的看了他一眼,又道:“如果我真的将陈硕真给赶走了,你也不会怪我?”

韩艺道:“当然不会,我凭什么怪你,这可是我的错,我只会努力的解决问题。永远,我永远都不会责怪你的。”

萧无衣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道:“那你打算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韩艺愣了下,旋即一脸谄媚道:“这当然得夫人你来做主,在这家里,我地位可是最低的,哪有什么资格做主啊!”

萧无衣噗嗤一笑,道:“算你识趣,我打算约牡丹姐、飞雪和陈硕真一块去温泉庄园。”

“我呢?”

韩艺急急问道。

萧无衣道:“你在家带孩子。”

“不行!”

韩艺非常激动道:“夫人,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可以不做主,我甚至可以不出声,但是去温泉庄园,你不能不带上我啊,就让我去帮你们端茶递水吧。”

他太喜欢在温泉庄园与她们共处的时候了!

“不行!”

萧无衣非常坚决道:“你要在的话,牡丹姐和飞雪都是顾忌着你,你若不在,我才能知道她们真实的想法,若是不能坦诚相对,对谁都不好。”

韩艺泪眼汪汪的看着萧无衣,半响之后,见她兀自是面不改色,只能委屈的点头道:“好吧!一切都是夫人说了算。”

“这还差不多。”

萧无衣满意的点点头。

其实她已经过了争风吃醋的年纪,在她知道陈硕真与韩艺的事后,也明白这是天意,再加上她跟陈硕真还挺聊得来,又是师姐妹的关系,因此她心里也并不反对,但是她必须得给予韩艺一些压力,这种事最终的决定得在她手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唐朝小闲人》,方便以后阅读唐朝小闲人第二千零八十一章 奇妙的关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唐朝小闲人第二千零八十一章 奇妙的关系并对唐朝小闲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北京pk精准在线计划 北京赛车今天走势分析 北京pk拾赛车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北京pk拾稳赚技巧6码 北京pk10冷号判断 北京pk开奖直播网
pk10前二全体计划 北京赛车如何拉客源 北京赛车pk10微信软件 北京赛车开奖网址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北京pk10龙虎买法技巧 北京赛车精准在线计划 北京pk10手机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