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轴监理会

第133章 22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藏妖 本章:第133章 22

    温煦一直好奇这件事, 方才跟花鑫讨论的时候被岔了过去, 这会儿想起来冷不丁地说出口,看到花鑫与杜忠波的反应好像有点惊讶,温煦忍不住乐了。︾樂︾文︾小︾说|花鑫在一旁不阴不阳地说:“跟汪厉喝酒的那位肯定没安好心, 明知道汪厉要开车走,还让他喝了那么多的酒。”说道这里, 咂咂舌, “汪厉下车的时候应该还是清醒的,怎么都不怕遇到查酒驾的?”

    温煦看了眼杜忠波,犹豫了一下, 才问道:“杜队长,这些事你不应该没想到, 怎么没听你提过?”

    杜忠波翘起二郎腿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斜睨着温煦,一旁的黎月夕开口说道:“他想到了。昨晚回家还念叨,死者喝了那么多酒, 都不怕查酒驾?胆儿够肥啊。”

    花鑫的目光落在了杜忠波的脸上, 很明显是在问他——几个意思?

    面对花鑫直戳戳的眼神,杜忠波照样当做没看到。他扭过头去, 似笑非笑地看着温煦:“小温, 你有什么看法?”

    “我?”温煦习惯性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怎么忽然想起问我的看法了?”

    “讨论嘛, 各抒己见。说说。”

    温煦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提出了另外一个疑问:“杜队长,汪厉的手机还是没找到, 是吗?

    杜忠波点点头。

    温煦又问:“那你去电信局查过他的通话记录了吗?”

    “查过。一共六名联系人,经过排查都与案件无关。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把资料给你。“

    温煦摆摆手,说:“我不是想知道谁跟他联系过,我是想知道他有没有打电话叫代驾。”

    在座的三位闻言又是一愣。继而马上反应过来,这小小不然的问题似乎也至关重要了。花鑫正经了许多,对杜忠波重复了一遍:“叫代驾了吗?”

    杜忠波沉着脸,摇摇头:“至少在通话记录上是没有的。但是不能排除他用软件叫代驾,我回去就让人排查一遍。小温,你还想到什么了?”

    温煦张张嘴欲言又止,杜忠波不耐烦他这个表情的,当即说:“痛快点,别婆婆妈妈的。”

    温煦咂咂舌,站起身来,说道:“你排查过新开发区所有的酒店了吗?”

    杜忠波再次点头,说:“一共十三家营业的饭馆、酒吧、都没有人见过汪厉,监控里也没有他。”

    说到这里,杜忠波眼神沉了沉,忽然换了个话题:“汪厉跟穆渊在20:10分开,开车驶离化工厂南门。他喝酒的大概时间范围是20:10-22:00之间,也就是……”

    没等杜忠波说完,花鑫便笑着挤兑他,“这点破事还用你分析?会数数的都知道,你能说点我们不知道的吗?”

    杜忠波倒也不在乎被花鑫打断了自己的分析,继续说:“按照案发时间来算,汪厉停车,下车的时间应该是21:50左右。从化工厂南门到案发地点,开车需要三十到四十分钟。我们再把这个时间减掉,他喝酒的时间范围就可以缩短20:10-21:10。”言罢,他瞥了眼温煦,似乎不打算把下文说完。

    温煦皱着眉头,抿抿嘴唇,思索了一番,才说:“不可能离开化工厂就开始喝酒吧?至少要等个十来分钟才合理。话说,距离化工厂最近的饭店在哪?”

    “不远。”杜忠波心不在焉地回答。

    温煦摇摇头,道:“所有方位都确定了?”

    杜忠波挑挑眉,正要说点什么,一旁的花鑫已经打开手机里的软件开始搜索:“从注册软件上看,最近的饭店距离化工厂有六公里,不过不是在北门。”

    花鑫的话音刚刚落地,杜忠波晃着脑袋说:“这个不能算准的。还是得跑一趟看看才行。”

    花鑫马上打了个响指,笑眯眯地说:“那就有劳杜队长了。”

    其实,要查清距离化工厂最近的饭店很容易,可这份工作非常消耗时间,所以杜忠波决定把机会送给刑警队的新人,孩子嘛总是要锻炼的。为了让孩子们能够在任何时候扛得住风雨,杜忠波立刻拨打了孩子的电话,尽管孩子就差骂爹骂娘,他仍旧如世外高人给凡夫俗子打通任督二脉一般的狠辣直接!

    “明天上午九点前给我确切消息。”杜忠波说完这句挂断电话,将手机抛给黎月夕,黎月夕接到手里收好,顺便还低估了一句,要不要关机呢?

    每到这种时候,花鑫觉得很不公平。凭什么杜忠波就有一堆小弟可以驱使,他手里只有两个人!这俩人一个不服管束,另一个自己舍不得,太不公平了,不是吗!?源于这种想法,怎么看杜忠波怎么不顺眼。

    “你俩打算睡我这儿怎么的?”花鑫脸色一沉不满地说。

    杜忠波朝着温煦昂昂下巴:“兔子之前用的那个碗呢?我要带回去。”

    温煦眨眨眼,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戳了黎月夕一手指头:“我家兔子怎么了?”

    黎月夕面无表情地瞥了杜忠波一眼:“他错用兔子的碗吃饭,兔子就再也不用那个碗了,我换了好几个都不行。没办法才来拿以前的那个碗。”

    温煦无奈地带着黎月夕去了厨房,花鑫抄起手边的沙发垫朝着杜忠波扔了过去:“猫碗你也用,以后你家卫生间别用马桶改铺猫砂吧!”

    杜忠波嘿嘿地笑了起来:“我跟你说啊,这事够我自己乐半拉月的。兔子当时那表情你是没看见,委屈的哦,黎同学差点拿铲子抽我。”

    黎月夕跟着温煦拿了碗回到客厅,温煦直对花鑫眨眼睛,其实他是想让花鑫叮嘱杜忠波两句,千万照顾好兔子什么的。但是花鑫理解成——这都几点了,快让他们走我们好谈情说爱!

    “碗也拿了,赶紧回去。”花鑫起身把杜忠波从沙发上扯了起来,推到门口。黎月夕乖乖地跟着到了门口。花鑫果断地把两个大灯泡扫地出门,回过头来朝着温煦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温煦翻了个白眼:“你怎么没跟他说兔子的事啊。万一他要是再用了兔子的什么东西,兔子一定会抑郁的。它现在已经抑郁了。”

    “你怎么不担心我抑郁不抑郁?”

    温煦虚指了指花鑫,说道:“赶紧把案子结了,我要接兔子回家!”

    这会还谈什么兔子、案子、花鑫几步跑到温煦面前,把人搂住,凑上去蹭蹭鼻尖。这一下,差点把温煦的魂儿蹭出来。

    温煦还是没习惯跟老板这么亲密,可是又舍不得远离他一毫米的距离,努力让自己大方些,抚上胸膛,跟想象中一样的结实,温暖。

    低沉的嗓音好像一根羽毛轻轻拂过,夜色幽深,一盏灯、一双人、投落在墙上的影子渐渐变成了一个……

    第二天早上,温煦的生物钟准时在六点叫醒了他,抻了个懒腰,趿拉着鞋,脚步轻快地走出房间。

    七点半,温煦推开花鑫卧室的房门,本以为他还在睡懒觉,却看到花鑫穿上了白衬衫,正准备系扣子。

    “你什么时候起的?”温煦走到花鑫身边,将挂在一边的毛衫衣挂拿了起来递给花鑫。

    花鑫很愉快地靠上去,轻吻了温煦的嘴角:“早上好。”

    温煦红着脸,腼腆地回道:“嗯,早上好。”

    温煦想,已经开始谈恋爱了,是不是应该做一些以前不会做的事?起了这个心思,温煦放下手里的东西给花鑫系起了扣子。花鑫垂眸看着他,眼里荡开一层一层的浓情,像是初春的和风丝雨,又像是盛夏的艳艳骄阳。

    温煦只管低着头做活,不敢抬起头跟那双眼睛对视。可如此一来,入眼的都是两片衣襟间的成熟身体。

    花鑫的身体很好看,紧致的胸膛,码得整整齐齐的腹肌,随着一颗颗扣子被系好,一片春光也被掩了去,独留下领口的一颗,以及里面凸出的喉结。温煦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花鑫一直看着温煦,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红润,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会系领带吗?”

    温煦假装一本正经地问:“穿这么正式,等会去哪?”

    “查案。”花鑫随后回答。

    “查案还需要穿这么帅?”温煦脱口问道,是因为当真觉得有点古怪。

    花鑫挑挑眉:“我很帅?”

    “你一直很帅。特别是穿白衬衫,贼帅!”

    花鑫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捏起温煦脸颊上的肉,问道:“那你看,我能不能迷倒白月?”

    温煦闻言一愣:“白月?你要要去见她?”见花鑫点了头,温煦的表情马上严肃了起来,手指飞快地解开了系好的扣子,“见她穿这么帅干啥脱下来,穿你平时剪草坪那身衣服。”

    “别脱啊。”花鑫抓住温煦的手,说:“今天的主题是美男计,你我总要有一个豁出去,我可舍不得让你去。”

    温煦蹙着眉,反问:“真的假的啊?”

    “假的。你再怎么打扮,白月也不会看上你。所以……哎呦我去,你怎么说踢就踢?”

    花鑫的实在话惹得温煦动了脾气,一脚踢中她的小腿,转身走了。花鑫捂着腿,一步一颠地追上去:“温煦,开玩笑呢,我穿成这样不是为了去见白月。温煦,你听见我说话没有?”

    温煦在一楼朗声回道:“没听见!”

    最后,花鑫还是穿的很正式出了家门,温煦也没再问他到底要去做什么一定要穿的这么正式。温煦关注的重点在,花鑫见白月是什么目的,对此,花鑫卖起了关子,让温煦猜一猜。

    “爱说不说!”温煦猜了几次都落空后,半是赌气半是嘻哈地说。

    半个小时后,他们到了医院,可惜天公不作美,今天白月轮休。温煦琢磨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或许应该催促老板赶紧把需要穿西装才能办的事赶紧办了。花鑫打开手机鼓捣了两下,说:“走着。”

    “去哪啊?”温煦一路小跑才跟上大步流星的花鑫,一直跟到上了车,自家老板也没说要去哪里。

    “老板,你能吭个声吗?咱们到底去什么地方?”温煦抓着花鑫的手臂,追问道。

    花鑫笑眯眯地说:“钓鱼去。”

    温煦不会认为花鑫当真要去钓鱼,使劲捏了一下:“说明白点。”

    “今天早上,那个谁谁带着白月去水库钓鱼。咱俩也去凑凑热闹。”

    这一刻,温煦的脑子里跑过好几种猜测,基本上都很靠谱,可是仔细想想又都不是很靠谱,归根结底,还是花鑫为什么一定要见白月。昨天不是刚刚查到汪厉贩/毒吗?难道今天不是应该顺着这条线查下去?

    见温煦一副疑惑的表情,花鑫说道:“汪厉贩/毒估计是板上钉钉,那朱明海呢?你觉得他能干净吗?如果他不干净,那白月呢?现在,汪厉死了,朱明海昏迷不醒,我们能调查的人只有白月。所以,我必须见到她。”

    温煦抓着花鑫的手慢慢放开,心事重重地靠在座椅背上。思绪飘远,有悲伤,有惋惜,还有恨其不争!

    如果抛开白月涉案人关系者的身份不谈,温煦是很欣赏她的。情深义重,性格开朗,心胸豁达,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有个美好的未来才对。可是,白月偏偏选择了守护朱明海,甚至做好了为他送终的打算。如果朱明海就这样昏迷个十年八年呢?

    想到这里,温煦又想到了钱文东的那个弟弟——穆渊。

    穆渊也是个痴情的,白月深爱着朱明海,穆渊就不离不弃地爱着白月。要说不是一人家不进一家门吧,好像也不对。可这俩人对待感情实在太像了。如果,有一天白月昏迷不醒,穆渊会不会也等她到天荒地老?

    这样的两个人会有好结果吗?

    作者有话要说:  猛虎扑地式道歉,忙的。

    有时间就写,没时间只能断。还爱着这篇文的亲继续攒着吧,年底再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时间轴监理会》,方便以后阅读时间轴监理会第133章 2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时间轴监理会第133章 22并对时间轴监理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pk10前二全体计划 北京pk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新公式 北京pk10六码怎么买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北京赛车微信群3003 北京pk10平投稳赚
pk10前二全体计划 北京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北京赛车pk10网址大全 北京赛车pk10娱乐平台
pk10前二全体计划 北京pk10的玩法规则 助赢pk10软件手机版 pk10大小单双平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