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战狂潮

第二百零五章 品器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骷髅精灵 本章:第二百零五章 品器

应付这些蛇藤是危险的,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他有好几次被这些蛇藤卷了进去,让他不得破坏性的砍倒了一大批藤蔓之后,才总算是摆脱了这些活藤蔓。

而也就是在木子砍了一大堆蛇藤之后,一直压迫着他的死气灵压,突然就消失不见了,仿佛是经历了漫长的考核之后,这座地狱岛认同了木子的存在是有道理的。

没有了灵压,木子的修行,也在不知不觉中变慢了下来,于是,木子打算出去补给一点东西再回来,至少要换几套衣服回来,另外,他想试试能不能在这里养点云鸡吃蛋,他已经一个月没有沾过荦腥了,小花虽然能补充他所需要的能量,但是吃在嘴里,甚至是没有一点味道的,木子觉得再这样下去,他快要忘记舌头是怎么用的了。

过去的他虽然也习惯孤身一人,可也从来没有真正亏欠过自己的这张嘴和舌头。

木子用岛上的树和藤蔓做了一艘小船,有点简陋,不过却可以和生死棺一样不会受到冥河的侵蚀,同时他搜集了一些鬼脸花,这东西的效果不错,相信外面应该有识货的,列完清单之后,木子发现他有很多东西要去外面换。

踏上小船,木子并不打算回那个冷冰冰的宗门,他有点想念艾俄洛斯和王重,但地面上更不适合他,那里充彻的歧视和冷漠远甚地球,相比那样,他更愿意一个人呆在地狱岛上,哪怕一辈子吃花过日子也好过去迎接那些冷漠的歧视。

或者一直做一个冥河漂流者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想到这,木子拍了拍小船的船沿,等他换到一些关键的东西,他可以想办法把小船变得不那么简陋,搭个雨蓬,弄个船舱什么的效果一定很好。

他相信,王重和艾俄洛斯他们一定会来找他的。

冥河两岸,有着无数的宗派,地下世界的斗争,往往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惨烈,一些被流放的强者也会在这里争取一席之地,但是和地上的秩序不同,星盟对于地下发生的事情,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不要惹到关键人物,是没人管的。

星盟深悉张驰有度的统制道理,而地下世界,就是各种文明势力释放压力的灰白地带。

冥虫宗和鬼灵教之间的恩怨可以推算到数百年前的一堆破事上去,这让他们之间厮杀了数百年,不断的在仇恨的一端加着砝码。

冥虫宗,大多来自于一个虫族的分支,属于五级文明中的佼佼者,而他们的死对头鬼灵教,则是一群5级的魂态生物。

今天这一战,双方都出动了数百名弟子,这一战,将决定接下来的一年里面,这一段冥河河滩的归属,上千规模的厮杀,双方打得不亦乐乎,两名领头不时发出命令,调整着他们手下的兵力分布。

就在这时,一旁的冥河之上,忽然一阵气雾缓缓的移动过来,很快,便向着岸上弥漫,笼罩住了这场决战的战场。

厮杀的双方吃惊的各自退回了他们的阵营,他们在这片流域生活了数百年,然而,今天的冥河变得有些陌生起来,刚刚还厮杀在一起的两派忽然之间像是老朋友一样一起戒备。

陡然,一艘小船,从迷雾当中滑了出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呆呆地看着那艘船,随着片刻的寂静之后,双方炸开锅般的争论起来。

“这是什么?”

“冥河竟然有人?”

千年来,任何能够在接触冥河的生命,都是获得了冥河的认可,这些生命无一例外都成了大能者,在地下世界流传着这类强者的传说数不胜数,但能亲眼见到的很少,尤其最近百年来,几乎没人看到了。

地下世界所有生命围绕冥河生存,冥河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跟上面的天河一样,甚至更加的虔诚,而现在有人竟然从冥河深处而来,彻底把这些人更震慑了。

迷雾散去,众人看到了一个浑身缠绕着死亡藤蔓笼罩中的生命,冥虫宗和鬼灵教的两名头领都咽了口水,在他们眼中,肯定是遇到大能了。

几乎是同时,两人都冲着木子三次叩首,争先恐后的自我介绍起来。

“前辈,我是冥虫宗的宗主,愿意为您效劳”

“前辈,我是鬼灵教的教主,你有什么事儿尽管吩咐!”

木子一挥手,两朵鬼脸花立刻朝着这两位各自飞去,在看到鬼脸花的一刹,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惊喜,这可是传说中的彼岸花,是入丹的顶级材料!

彼岸花已经一百多年没有出现过了,这是冥河深处才有的神物!

两人的态度又更加的恭敬,能随便拿出两朵彼岸花,他们的运气爆表了,然后一个棺材飞了出来,两人愣了愣,立刻反应过来,立刻把身上有价值的东西放了上去。

木子皱了皱眉头,不是很感兴趣,不过倒也无所谓,棺材回来,小船跟着雾气再次回到冥河之中,朝着冥河深处飘荡而去。

“下个月我会再来的,准备点好吃的。”

两个宗主目瞪口呆,好吃的?

两人对视一眼,都露出渗人的笑容,发达了!

然而消息根本封锁不住,冥河行走者大能现世,很可能这位大能许久没出世了,但这些都不是重要,重要的是,大能要用彼岸花做交易,一下子引爆了冥河附近的各大宗派,甚至惊动了一些顶尖宗门。

炼器。

三大堂都有专属的传道区,昨天炼丹堂的传道区是在炉山,传闻那整片大山都曾是一位远古大能的丹炉,只是时代太过遥远,无人再有能力动用,但内里却仍旧有生生不息的炉火在孕养万物,因此逐渐长出青苔、山石,在漫长岁月后形成了今天的炉山。一莫长老昨天坐那个石炉只不过是曾经炉山的一个普通雕像,但长久在炉山中孕养,被地底的炉火熏陶,石炉都已经成了一个近乎神器般的炉鼎,十分的神妙。

而炼器堂的所在则是在炉山的另一边,同样是孕器的圣地,但不同于炉山那边的各种大道清新自然,这里充斥着文明的痕迹,连整匹山看起来都有一种无比立体的感觉,不似天生地长,倒像是刻意的人为炼制,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立方体,悬浮在一片宽阔空地的空中。

这是天门内部,灵压重力奇大无比,单靠灵力很难在这里飞得起来,老王在山脚下正看着那千米悬空的建筑有点无解呢,空中竟然自然‘啪啪啪啪’的凝结出许多水晶石块,就像是那巨大的悬空立方体感受到了老王像要走上去的意愿,自动层层叠叠的就替他铺好了往上的通道。

脚踏上去,都不用迈步,只感觉那水晶石块在飞速前行,又平又稳,没有任何声音,连急速前行时的风声都像是自动被屏蔽了,上千米的距离,眨眼间便已跨越,将他送入那立方体的内部,饶是见过不少大场面的王重,也只能用鬼斧神工来形容。

只见眼前是一间硕大的殿堂,殿堂上方镌刻着三个醒目的大字‘造物堂’。

相比起昨天炼丹堂开课,今天的人数明显就少了很多。

炼器,对丹修来说并没有太大意义,甚至也看不上,而对武修来说,这也几乎没有学习的必要。而在炼器堂中,大多数入选这里的人也都是有着炼器传承的出生。像乔纳斯,幻族本身就是在神域中着名的炼器种族。

此时进入造物堂等待着开课的人,除了原本炼器堂的门徒外,也就只有大约一两百个旁听生,而且其中恐怕大多数都只是抱着过来见识一下的态度,下一节课是十有**不会再来的了。

乔纳斯和老王打了个招呼便去前面找了自己的位子坐下,老王跟着一众旁听生在后面等待着,也在打量这造物堂的布置,感觉这屋子中所蕴含的灵气是十分充沛的,但即便是灵气也感觉并不那么纯粹自然,像是被人刻意分化和引导。

炼丹讲究的是大道随缘、万法自然,一万个人炼同样一颗丹,有可能出现一万种炼法、一万种步骤,重点是在于各人的丹道见解以及对丹的掌控,而不是一种死记硬背的过程。

可炼器却不同,在大多数情况下,炼器都是一种如同公式化般的东西,讲究做任何步骤都有明确的目的性,很多结果对一个炼器大师来说都是完全可控,而且是要达成和预期一样百分之百完美的……这和炼丹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四周响起着一阵嗡嗡嗡嗡的嘈杂声,有人在猜测着今天会是谁来授课,往年炼器堂几乎都是由督导授课,因此大多数人也都觉得今天授课的会是一位高阶督导,或许不会像昨天那样又出现一位长老了,可没想到这谜底还没揭开,倒是先来了另一位让全场侧目的明星。

天贝郡主莎莉丝特。

这届天门中最引人注目的四大天才之一,本身就有着让人惊叹的天赋,昨天还跟着督主艾尔莎一起显身,已然抢先一步,隐隐有了要压过其他三位的风头,注定是这届天门门徒中绝对耀眼的新星,居然跑来造物堂听炼器课?

看着她到来,有无数人都是瞪大了眼睛,费解又好奇,丹修跑来听炼器课?说实话,在场的所有旁听生里,也就只有莎莉丝特这么一个丹修了。

那边有炼器堂的弟子拍马屁似的想要邀请莎莉丝特去前面的入座,可却被很礼貌的拒绝了,造物堂中出现了短暂的宁静,随即嗡嗡嗡嗡声四起,夹杂着些许兴奋和好奇,不明白这位天之骄女为什么要花时间到这样的地方来。

“真正强大的贝族是不会仅仅只修丹的,他们天生的贝壳本身就是一种强大无比的次元壁垒,如果能加以祭炼,堪比神器。”

“那也用不着来造物堂和普通门徒一起听课吧?以这位的身份,督主一句话,难道还替她请不到一位炼器大师亲自单独传授?”

“也有可能只是来感受一下造物堂的授课氛围,体验生活嘛,下一节课肯定不会来了,谁知道呢?”

四周杂议声四起,场内嗡嗡作响,莎莉丝特却好似完全不在意这些旁人的言语,只是很随意在旁听生的位置上找了个角落,孤零零的坐下,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而也正是此时,炼器堂的授课督导来了。

和大家猜测中一样,炼器堂的授课者果然只是一位高阶督导,虽然早有所料,但仍旧还是让不少期待中的炼器堂门徒垂头丧气,毕竟天门长老和督导可是完全不同的级数,听那样的金丹大能者传道,才是人生最大的享受。

不过,能评为高阶督导,没点实力肯定也是不行的。

这是一位自然族的高阶督导,一位看起来相当和蔼可亲的长者,气场不如昨天的一莫长老那么强大,没有大道梵音,但授起课来也是句句经典,发人深省,让人很快就忽略了低调坐在一边的天贝郡主,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知识上,王重也想听听,将来说不得要给自己炼一把武器,不管怎么样,知识都是最重要的。

不得不说自然族确实是八级文明中最平和的,也处于一种中立位置,比较受尊敬,得到他们帮助的文明特别多,比如当年的贝族,一个五级文明能奇迹般的爬到八级文明,除了族中出现过几个惊艳一个时代的超级强者之外,整个族群整体实力的提升,对丹道天赋的发掘,那和自然族的帮助是密不可分的,所以自然族的地位也一直相当稳固。

和上一堂丹课一样,这也是炼器基础大纲的一些讲解,并不比炼丹简单。

从‘器’本身来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公器,功能性是为神域准备的,为各大势力所用,武器、傀儡甚至阵旗、法盘等等,甚至连结界,也是器的一种,功能有很多,并不固定其掌控者,人人可用,是之为公器。

像王重曾经的星云神剑、所罗门的九头蛇剑都属于是一种赐予下界的公器,在神域只是基本要求,可扔到下界就是能引起天下大乱、群雄争夺的神器。

另一种则是私器,与使用者的灵魂契合,拥有灵性,只能为个人私用,几乎无法换主。可以自己锻造,也可以为旁人锻造。

器也分品阶,所谓神器法器等等,基本都这是旁人的溢称,标准的划分法还是九品到一品,那种一品的神器,其价值丝毫不在一品灵丹之下,对实力的提升显着,拥有一品神器的强者,对付同级别的强者几乎可以一挑二,这是强者实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牛逼无比,当然,难度也是一样的高,甚至有一种说法,整个神域就是神器,当然这是超神器,第五维度文明的精髓。

这还只是器的本身,此外,炼器也分有很多类别,魂养法、铸造法等等,那就更多了。

此外,器也并非完全是一种外物,更深入的理解,器是身体的一部分,甚至可以说身体不足的任何部分都可以用器来弥补,这倒是有点像曾经圣城霸族对熔炼身体的理解,当然,炼器堂的深度肯定要更深得多。

这位自然族的高阶督导讲解得十分细致,听课的人固然都有所得,给王重的感觉是有点太过繁杂了,贪多不烂,炼器并不是自己目前主要的任务,相比之下,还是丹道更为重要。

虽然花一天时间,但得出这么个结果也并不算是浪费时间,只不过让老王有点无语的是,他分明看到坐在前面的飞猪乔纳斯又睡着了。

昨天的丹课也就罢了,毕竟不是他主修的科目,但炼器却是他的主课啊,这都能睡着?还是在那位自然族高阶督导的眼皮子底下,一边睡一边流口水,虽说那位自然族督导相当的好脾气,根本没有责怪他,可老王也是无语,这家伙到底是来干嘛的?交一千金星石的学费跑来天门里睡觉?他家的长辈知道了会不会直接打死他?

“怎么会呢?老大你太不了解我了。”乔纳斯一本正经的和老王解释:“我们是幻族啊,幻族最擅长的就是做梦了!可别小看我睡觉,我一旦睡着了,哼哼哼,那才是真正的无敌!”

“明天是武修课,你可以用你的睡觉**去无敌一下。”老王挑逗。

“那是老大你的地盘嘛,我怎么好意思呢。”乔纳斯已经越来越没节操了,这两三天下来,对老王的脾气也算逐渐摸熟,坦白说,这是个能开玩笑的老大:“放心老大,我绝对相信你,本帅的眼界是有的,虽然你的灵质丁等、虽然所有人都觉得你会被淘汰……但是你打架肯定牛逼,我去静静的看着老大你装逼就好!”

“我是去上课呢,装逼?”老王也是给他搞得哭笑不得。

“为了积分啊!”乔纳斯赶紧说道:“听说修武堂和炼丹炼器都不一样,这一天天的血腥着呢。老大你去了修武堂可千万别再低调,低调管个屁用?要高调!拿出你揍我的实力来,看谁不顺眼就揍谁,到时候打遍修武堂无敌手,天天拿到最高学分,然后再以修武堂第一的身份强势插入炼丹堂……”

(伙伴们,坚持大半个月了,求一张月票,感谢!)

记住手机版网址:m.

第二百零五章品器(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斗战狂潮》,方便以后阅读斗战狂潮第二百零五章 品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斗战狂潮第二百零五章 品器并对斗战狂潮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北京赛车怎么开户 北京pk10前三直选单式 pk10独胆网页计划
北京pk10两期人工计划 北京赛车pk10改单稳赢 北京pk10最长长龙 北京赛车怎么能赢钱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北京赛车pk10注册 网络彩票代理怎么做 北京pk10官网怎么投注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pk10计划软件 pk10官网投注站 pk10直播视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