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小梨涡

第67章 最后的最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唧唧的猫 本章:第67章 最后的最后

    订阅比例不够50%无法显示正文

    24小时后替换  “怎么,你好像对你的救命恩人很不满意啊?”他抬了抬眼皮, 嘴角带笑。

    许呦还在生气, 下意识用脚踢他, “你算什么救命恩人?”

    这一脚直接踢到大佬身上, 反应过来之后......

    两个人都是短暂的安静。

    看他一直不说话, 她有点儿心虚,忍不住小声问了句:“很....疼吗?”

    谢辞绷不住,嘴边挂着笑轻声回:“疼。”

    “真的吗?”

    “真的啊。”谢辞不正经,懒洋洋地说:“看不出来你还挺喜欢对同学使用校园暴力啊。”

    “那是你活该。”

    许呦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 心里觉得终于吐了口气, 破罐破摔地说:“还不是因为你老欺负我。”

    她太单纯,殊不知欺负这个词有多暧昧。

    远处的天际被染成成温暖的晕黄,空气里有点属于夏天的花香。

    谢辞喉结微微上下滑动, 有种心里发痒的感觉。他低声,隐晦地说:“你没见过,真正的‘欺负’是什么吧。”

    说完他‘嗳’了一声, 微抬下颌, 似笑非笑对许呦道:“你这幅模样,想勾引我来着?”

    许呦先是一愣, 接着后知后觉, 顺着他的视线猛地低头。

    她的短袖领口本来就有些宽大, 刚刚和他纠缠拉扯之中又滑了一点。

    圆润白皙的肩膀上,有一根细细的蓝色内衣带。

    “你、你这个变态!”许呦大脑一片空白。

    她又羞又气,伸手拧了他一下, 迅速爬起来捂好衣服倒退几步。

    谢辞着她跑远的背影,扯起唇角,嘶了一声。

    钻心的甜。

    ---

    第二天是星期四。早上第三节课下了,教室里反常地气氛沉闷。

    因为第四节课,是数学课,也就是班主任的课。

    除了念成绩,还要换座位。

    课间已经有不少学生,按捺不住心急,跑去办公室偷偷看成绩。

    许呦前面的郑晓琳也是其中之一。

    前面位置空着,周围的人都趴在桌上睡觉。

    就许呦一个人,边整理笔记,边啃小苹果。

    课间十分钟,一晃而过。上课铃打响之前,看成绩的同学陆陆续续跑回来。

    他们仿佛凯旋的英雄,一到教室就有一圈人围着问。

    “你看到我成绩了吗?”

    “你考了多少名?”

    “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怎么样,帮我看了没,我多少分?!”

    .....

    郑晓琳气喘吁吁地回到座位,看样子考地不错,心情很好。

    她一脸喜色,正准备转头说些什么,班主任就推开门进来。

    许呦抬头,把啃到一半的苹果收起来。

    她小动作推了推身边的人,小声说:“别睡了,老师来了。”

    许慧如走向讲台,目光在教室里逡巡了一遍,手里捏着张成绩单。

    她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口道:“都安静一下,今天有点事要跟你们说。”

    底下一片鸦雀无声。

    针落到地上的声音都可以听见。

    “这次月考成绩出来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又看了看单子,“我知道,你们有些人不关心成绩,我这次就着重表扬一下,我们班这次月考进年级100名的有七个。”

    此话一出,底下一片哗然。

    年级有接近30个班,重点班都有好几个,还不包括阳光班和火箭班。

    平行班一般出两三个学生进前一百,老师脸上都很有光了。

    没想到这次平行班里最混的九班,第一次月考就拿了个开门红。

    班上的学生漫不经心地听,后面的一群人更是百无聊赖。

    宋一帆无聊地转着笔,和谢辞聊天:“阿辞,下午体育课我们要不翘了吧。”

    “干什么。”

    “去打台球吧,好久没打了。”

    “不去。”很平淡的声音。

    宋一帆搂住谢辞的肩,凑近说:“辞哥,怎么开始清心寡欲起来了,别啊。”

    “滚。”

    宋一帆自讨没趣,转向隔着一个走廊的徐晓成,“成哥,下午去耍不?”

    徐晓成正在玩手机,没工夫搭理他,随口回:“昨晚上和女朋友耍多了,没精力。”

    “嘿,你这人。”宋一帆撇嘴,正准备损他两句。

    许慧如目光看过来,大声呵斥,“宋一帆,你还讲话,看看自己考成什么样了你!”

    宋一帆被点名,瑟缩了一下肩膀,苦着脸耍宝:“老师,您不能因为我考差,连话都不给我说啊。”

    班上有人被逗笑。

    许慧如瞪着眼睛,“考了年级倒数,还跟我嬉皮笑脸。”

    宋一帆摸摸鼻子。

    讲台上的声音还在继续。

    “你就不能跟坐在你前面的同学多学一学,在同一个地方学习,你考最后,人家考年级第一!”

    被点名的许呦,正在写字的手一停。

    班上一片倒抽气的声音。

    许多人不敢置信地扭头,看向坐在后排的新同学。

    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我滴个乖乖哟,这个转学生还是厉害呀,一来就把年级第一霸许星纯给超了。

    他们姓许的,是不是天生有学神光环.....

    要知道,九班之所以有风头。除了富二代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年级第一在这个班上。

    许星纯在排行榜上的名次,基本上雷打不动,从初中部升到高中部,一直位居第一。

    不少人还疑惑过他为什么不去火箭班,非要待在九班。

    没想到这一次,不声不响就被一个女生给压了。

    “我现在把这七个人名字念一下,其他人排名等会我要班长贴到后面,自己去看。”

    班上议论声音渐大,许慧如示意他们安静。顿了顿继续说:

    “许呦,班级第一,年级第一,总分678。”

    “许星纯,班级第二,年级第二,总分677。”

    “陈春林,班级第三,年级32名,总分645。”

    “向飞,班级第四,年级67名,总分633。”

    “...........”

    教室里空调运作着,吐出丝丝冷风。

    许呦有点感冒,低低咳嗽了几声,继续握着笔继续写作业。

    她没什么表情,仿佛考第一的不是自己,或者已经习惯了似得。

    把练习册上最后一题算出来,许呦停笔。

    她吸了吸鼻子,低头在抽屉里找卫生纸。

    圆珠笔被震了两下,从桌上滚到地上。

    许呦扭身,弯腰把笔捡起来。

    抬头一瞬间,对上谢辞双眼。

    他口里嚼着口香糖。

    两人均是一愣。

    讲台上,许慧如说:

    “等会大家把东西收拾好,下午体育课上完了回来换位置。”

    小酒吧里没太多客人,类似于清吧的感觉,有桌游,舞池里的小圆台上,有一两个人在弹吉他,唱慢歌。

    谢辞靠在沙发上坐着,刚刚碰了酒,有点上头。他随手拿了烟盒。腿架到茶几上,抽出一支烟,无比娴熟地咬在唇间。

    火苗舔上香烟,一点点明明灭灭的红星亮起。

    李杰毅上完厕所回来,顺势在他身边坐下,“烟瘾挺大啊,不跟他们去玩,在这抽闷烟呢兄弟。”

    “玩什么?”谢辞懒洋洋地,把掌心里的打火机随手一抛。

    打火机在空中转悠两圈,没落回他手里,咕噜咕噜滚到沙发一边去。

    “你爸....”李杰毅刚问两个字就止住了,抬眼。陈晶倚在谢辞旁边落座。

    “你们聊什么呢?”

    她拨开落在胸前的头发,倾身在小茶几上找了一个小金橘。

    “这不刚说两句您就来了么。”李杰毅开始低头玩手机,指尖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乱飞。

    陈晶倚仔细剥好橘子的外皮,掰下一瓣果肉,喂到谢辞嘴边,“喏。”

    她眼神有点媚,眼尾向上勾着,红唇鲜艳欲滴。

    谢辞偏头,打了个哈欠。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陈晶倚笑笑,若无其事地放进自己口中,对着李杰毅搭话:“阿毅,听别人说你又跟你女朋友分了?”

    “哎哟,姑奶奶,您别老喊我阿姨行不行。”

    李杰毅有个外号叫阿姨,都是一群狐朋狗友阿毅阿毅地喊,最后故意升调喊出来的。反正他不喜欢谁喊他阿毅,也不喜欢阿姨这个外号。

    “又分了?”这回谢辞挑眉,抬眼看他。

    李杰毅和新欢在手机上聊地火热,他随口回了一句:“什么叫又分了,我换女朋友速度没你快吧。”

    他随口打趣,顺带讽了谢辞一把。

    陈晶倚在旁边笑,小腿轻轻上抬,蹭了蹭谢辞的腿,小声问:“你呢?”

    “我什么。”

    “现在有女朋友吗?”

    “没啊。”

    酒吧里冷气很足,陈晶倚贴地紧了些。她吐气幽兰,附在谢辞耳边:“我也没有。”

    谢辞腿交叠在一起,看上去挺安静的。他指尖夹着燃到一半的烟,淡声说:“那你找啊。”

    “和你分手以后,我就没喜欢的了。”

    她迟疑着,这话半真半假,带点挑逗和试探,“怎么办?”

    可惜当事人并不能理会这其中的小心思。

    谢辞微抬眼,跟她说:“我有喜欢的。”

    李杰毅并没注意到他们这儿的动静,他翻了翻手机,找出来一个女生的图片,递到谢辞面前。

    “嘿嘿兄弟,看一看,长得怎么样?”

    照片里的女生很清纯,长发,一张白净的娃娃脸,带着黑色的美瞳。

    “什么意思。”过了两分钟,谢辞问。

    李杰毅不怀好意地笑,“这高一的学妹,我朋友妹妹,我有联系方式呢。”

    “然后?”谢辞扫了他一眼。

    李杰毅坏笑一声,“正主咱没本事追上.....恩?你懂吗?”

    旁边几个人玩累了,纷纷来这边休息。

    宋一帆灌了一大口冰的矿泉水,抢过李杰毅手机,嘴里喊着:“偷偷分享美女照片呢?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他拿到手里,眯着眼,仔细瞧了一会。

    越看,宋一帆眉头皱的越紧。

    他转过头,顿了顿,犹豫地说:“这女的,怎么和我们班那个转学来的女神学霸,长这么像.......”

    ---

    许呦从昨天半夜开始发烧,一直到凌晨三点,吃了点退烧药才有些好转。

    她躺在床上,没什么力气,头脑昏沉,快到天亮才睡去。

    舍友走的时候弄醒了她。许呦摸出手机给老师发了个短信,请假半天。

    又浑浑噩噩睡了一会,许呦爬下床,去浴室洗了脸,换好校服。

    临走前,她瞄了瞄镜子里的自己。

    巴掌大的脸沾着水,没有一丝血色。瞳仁乌黑,唇色极淡。

    病怏怏地。

    高二年级办公室。

    许慧如正在批作业,旁边冷不丁站了个人,她视线往旁边一看。

    许呦用袖子捂着嘴,低低咳嗽两声,喊了一句:“老师。”

    “哎哟,你不是病着呢吗,跑这来干什么。”许慧如停笔,把许呦拉到身前。

    “怎么了,要紧吗?”

    许呦摇头,对她说:“老师我烧已经退了,下午可以上课。”

    许慧如内心称赞这孩子听话,简直乖巧到让人心疼。她拍拍许呦肩膀,“来办公室找我有什么事吗?”

    许呦低着头,沉默了一会,才小声说:“老师,我想换个位置。”

    ---

    星期五是要放假的日子,学生们心情都很好。

    教室里打打闹闹,嬉笑声不绝于耳。

    郑晓琳帮许呦搬书,看她静静收拾东西,“大神,你真要去我那坐啊?”

    许呦点点头。

    “真是太棒了,以后又能问你问题了。”郑晓琳心满意足,脸上绽开一朵花似地笑容。

    她坐在二组第一排。

    那是一个没人想去的地方,一共两个位置,都在老师眼皮子底下。

    这次月考成绩出来后,郑晓琳发挥地出奇好,更加激励了她奋发学习的斗志。于是她主动要求一个人坐第一排。那个位置无疑是班上人最讨厌的地方,上课除了听讲啥也不能干,所以郑晓琳就只能一个人坐了。

    许呦蹲下身子,把抽屉的笔记本一样样拿出来。

    她的书已经搬到新座位上,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在收拾最后一点零碎物品。

    没多久,头顶上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你干什么?”

    谢辞刚刚打完篮球回来,手里还握着一瓶矿泉水。

    跟在他后面的宋一帆探出头,有些诧异道:“哟喂,小许同学你这是要换座位啊?”

    这时候东西都收拾地差不多了。

    许呦把一堆零零散散的小东西抱在怀里,挎上书包。

    她低头,躲避他们的打量,“不好意思了,我眼睛有点近视,要去前面坐。”

    理由很敷衍,摆明了不想坐这里而已。

    谢辞半只手插兜,脚横跨过道上架着,动也不动。面无表情拦住她的去路。

    他虽然静静地不说一句话,周遭的空气却要凝固住了似的,连宋一帆都不敢再嬉皮笑脸。

    这是他发火的前兆。

    许呦沉默了一会。

    她从小到大都乖乖地,没惹过别人生气。这次公然这样换位置的行为,让谢辞或多或少有些难堪。许呦内心知道她的行为不对,也有点愧疚。

    可是她也不能继续坐在这里和他当同桌。比起和同学处好关系更重要的,是学习成绩。

    作者有话要说:  这段时间我的状态很糟糕,很愧疚没能给你们好的阅读体验,辜负了很多读者的期待和喜欢。

    我不想在情绪最差的一段时间完成这篇文,但是这是我个人问题,所以我知道没有权利让你们等我恢复调整过来。这篇文到这里,让他们好好在一起,算是了结一个心愿。

    除了这些,还要跟这篇文的读者正式道歉,我之前无缘故的断更,没做好一个作者该做好的本分,这是我的错,鞠躬。

    我不想潦草对待我自己写的每一篇文,还有仍旧期待着的读者。

    所以等七月份,小梨涡这本书会全文大修。

    8月27号晚上8点,替换的内容会陆续贴到晋江上。(标题会注明)

    在好好把这本书修完之前,不会再开下一本。

    最后感谢你们陪伴我走过这两个月,以后有缘再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她的小梨涡》,方便以后阅读她的小梨涡第67章 最后的最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她的小梨涡第67章 最后的最后并对她的小梨涡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北京pk10两期人工计划 北京赛车前后加减规律 北京pk10计划杀号软件 北京pk10看遗漏值
pk10前二全体计划 北京pk10代理 北京pk10七码公式教程 北京pk10高手计划群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北京赛车公众号微信群 北京赛车pk10平台出租 北京pk10杀号网页
pk10前二全体计划 今天北京pk10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pk10计划app pk10平投技巧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