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大圣人

第七百八十八章小谢还魂

类别:武侠仙侠 作者:佛前献花 本章:第七百八十八章小谢还魂

李修远看着前面香火弥漫之中的王平若隐若现,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心中不免涌出几分亏欠之色。

他其实若是多关心留意一下这位朋友的话,也许当初他就不会病死榻上了,只是自己太克制自己的私欲了,拿到生死簿的那天起从未查探王平的生死,以至于王平死的哪天他都不知道。

若是知道他在家中病重垂危,花点时间不难将其医治。

“王兄,造成今日这个局面很大一部分都是我的过错,这一点我是不会否认的。”李修远认真道;“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必须得有一个结果,我希望王兄今日能做出选择。”

“是继续在阳间当知府,还是去阴间做鬼官,亦或者放弃种种,投胎转世去。”

王平笑道:“李兄无须自责,生死有命,我能完成自己的平生志愿再死已经可以含笑九泉了,之前也见了家中的妻儿父母,他们生活的还算不错,这多亏了李兄接济,而且镇上的相邻早已经知道我已经死了

,我若是继续留在阳间家人又如何自处?我又应当以什么身份自居呢?”

“投胎转世是我不愿意见到的结果,我生前没有尽孝,但我希望死后能有机会庇护父母妻儿,所以我希望能去阴间做鬼官,也能为天下百姓以及枉死的人出一份力,好过不立寸功就转世了轮回去了,不然枉

做大丈夫一回。”

“若是还请李兄成全。”说完他施了一礼道。

经历了这么多,王平已经不是早年那个赶考的穷书生了,心智越发成熟了,知道自己死了也就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并没有贪图死而复活的机会。

李修远道:“阴间有一座鬼城,刚建没多久,其中有几位鬼王主政一方,但缺少一位品行端正,德行优良的读书人坐镇鬼城,掌管生死簿,我觉得王兄你是一个很好的人选,你在阴间可以约束众鬼,防止鬼

神作乱。”

“另外我为让李先生同去阴间协助你,还是让我曾经的一位属下李忠在你麾下效力。”

“难不成李先生也是鬼不成?”王平惊讶道。

“呵呵,恭喜王大人,以后便是众鬼之王,阴间阎罗一般的存在了。”这个时候,李林甫笑着走了出来,神态有些恭敬,拱手施礼道。

王平不知道,但是李林甫却非常明白李修远所托之事到底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阴间从此就归这个王平管了。

这是托付大事啊,根本就不是寻常的任命那么简单。

和阳间的这个知府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完全没有可比性。

“李先生?”王平一惊。

李林甫抚须笑道:“王大人无需惊讶,我早已经死几百年了,是一只老鬼,平日里现身也都是鬼神之躯,王大人不是也见到我经常打着一柄纸伞遮阳么?那是因为我畏惧阳光的缘故啊。”

他心情也很好。

因为王平若是阴间的阎罗话,那他就是阴间的判官。

果然,跟着这位李公子好处不少。

如今也算是功成名就了。

“竟是如此。”王平这才平复了心情。

“如此阴间的事情就拜托两位了。”李修远道。

“不敢,不敢。”李林甫有些受宠若惊道。

王平也点了点头,表示愿意接此重任。

此事一定下来之后,李修远就让金陵城内的鬼神送王平和李林甫去阴间了。

让鬼神管理鬼神的事情,这正是他一直在做的。

至于金陵城知府,李修远自作主张,便让傅天仇生前的文吏,段文若来做,他也是一个办实事的官员,傅天仇很信任此人,有他在金陵城相信也能打理的很好。

这里的事情解决之后,他也没有在金陵城久待。

在第二天的时候他就带着青娥和青梅还有那身边的两个丫鬟,往扬州去了。

在到扬州之前李修远上任的消息就不胫而走。

前来迎接的人有很多,有吴象,邢善,沙金,燕赤霞.......还有披麻戴孝的傅清风和傅月池。

傅天仇的棺木运来了扬州,已经在好些日前就下葬了。

身为女儿的傅清风和傅月池自然是要披麻戴孝。

因为李修远和傅清风已经定下了婚约的缘故,他也去傅天仇的坟上祭拜了,至于傅天仇的魂魄他没有遇到。

头七都已经过了,肯定是被带去阴间了。

他也没有刻意的去寻,不然这老丈人又要絮絮叨叨的说一些食君之禄,担君之忧的大道理了,还是让他待在阴间吧。

而因为傅天仇的死,李修远和傅清风的婚事也推迟了。

走马上任,政务交接。

五日之后,李修远已经正式成为了扬州刺史。

身为刺史并不忙碌,只要底下的安排的官员办事勤快,管辖的地方没有什么大灾大难的话,刺史是很清闲的,只是偶尔写一些奏章,上表一下功绩过失,同时每年两次赋税按时缴纳就行了。

只是李修远的这刺史身份有些特殊,

不是官家赏赐来的,而是自己夺来的。

只要不造反,扬州一地军政大事皆由他说了算。

李修远只是一月一奏,一年两次赋税正常缴纳,维持朝廷的该有的体面而已,至于其他的事情他是不会让赵景插手的,便是一些麾下的官员,也都被他调离,罢免,换上自己的人。

结党私营虽然不是清官所为。

但自保之道却不能弃。

不把扬州经营的铁桶一块,他怎么能保自家太平?

上任没一个月。

李修远这日却在刺史府上对着几位妻妾道:“眼下清风还在守孝,虽然此时不合时宜,但我不能让别人一直等候下去,我在某县还有一个小妾现在应该去接回来了,还请此事你们能替我隐瞒一下。”

他看着青娥,青梅还有狐三姐等人道。

“夫君你可真风流,才上任没多久就想着外面的小妾。”青梅嗔了一眼,却是没有责怪的意思。

自古以来权贵哪有不妻妾成群的,貌美而多的妻妾往往是男子地位身份的象征。

家中只守着妻子,在权贵眼中那是没有出息的人做法,

很多时候纵然是李修远不说,身旁的妻子也会张罗着为他纳妾。

世道如此,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是那个秋容么?长的倒也不错。”狐三姐丢着媚眼道:“夫君你能看中她到是她的福气了,奴家陪你走一趟吧。”

青娥道:“三姐有身孕,道行已经衰退了,施法肯定会有不灵验的时候,还是留在府上吧,我跟夫君去就行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青娥跟着去不是嫉妒,而是要保护李修远的安全。

他的正气能退避天下鬼神精怪,可失了神权,大道,总归是一个普通人,很多危险察觉不到,若是有千年狐女一旁守候的话那就可以充当李修远的眼睛,确保万无一失了。

“夫君,纳妾之礼备好了么?”青梅轻轻笑道。

“这个还没有。”李修远道。

青梅道:“就让奴家和小蝶去准备吧。车马仪仗之类的也不能少,夫君可别一个人骑着马就过去了,那样很不体面的,虽然夫君不在意,可是秋容姑娘的父母那边却不是这样想,世俗之礼还需要按照世俗中

来。”

“小梅提醒的很对。”李修远道。

翌日。

他扬州刺史的仪仗车驾就驶出了扬州城。

带着纳妾之礼前往了秋容所在的那县城。

一路上有青娥相伴,保证不被歹人所害。

在某县一处商贾家中。

一位年轻美貌的女子正坐在闺房之中正撑着脑袋看着窗外,盼着天黑,又盼着天亮,盼着一日一日很快就过去。

“秋容,你在看什么?李公子没这么快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便是述职回扬州也要二十多天呢,等扬州上任之后再来这里纳你过门没有两个月是办不到的。你整日看着天上真以为李公子会从天上掉下来么?

”一旁一位清幽女子的身影显露出来。

竟是女鬼小谢。

当日秋容被李修远安排回家避难,她也趁机跟了过来。

只想着秋容某日会被李公子纳走,自己同样也可以再次见到李公子。

“小谢,你说夫君会不会不来了?”秋容又有些惆怅道。

女子总是患得患失的。

小谢笑道;“你在说什么傻话呢,李公子可是大人,他都和你的父亲见过面表露要那你为妾的想法,你父亲也同意了,怎么会不来接你呢?你也要多体谅一下李公子,他是大官,事务繁忙,抽开时间可不容

易,在京城的时候还需要你替公子处理政务呢,不过你到是不相信,把公子的官印给摔坏了。”

提到这事情,秋容又甜蜜又害羞。

“那,那不是故意的,夫君已经责罚我了。”

“咯咯,怎么责罚的,是这样责罚么?”小谢走了过去,摸了摸她的臀儿道。

秋容只觉一片凉意,但心中的羞意更胜,脸蛋瞬间布满红晕。

不过就在两人嬉笑打闹的时候,一个府上的丫鬟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道:“小姐,小姐,那位李大人来了,外面好热闹,听说县老爷都在迎候,老爷也迎了出去。”

这个时候府外传来了一片喧闹的声音。

“不会有错的,是李公子来了。”小谢往外面看了一眼。

看到外面人群之中有一团烈火般炙热的气息冲气。

这气息她很熟悉,就是李修远的气息。

“真的么?”秋容欣喜若狂,芳心砰跳,自己千盼夜盼总算是盼到夫君来接自己了。

可是外面热闹归热闹,她却碍于礼数不能出去相见。

只知道外面敲锣打鼓,热闹非凡,晚上还大摆酒席,宴请相邻了。

酒桌之上,县令恭恭敬敬一脸献媚的姿态频频向李修远敬酒,不敢露出半点不敬的神色。

扬州刺史啊,对他这个小县令而言平日里想要拜见连门都进不去。

李修远却是笑着饮酒道:“郑县令,本官要纳秋容为妾这是今日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是这喜事办完之后本官就要回扬州了,今后秋家在贵县还请郑县令多多关照一二,当然,若是然后郑县令有什么麻烦的

事情可以来扬州寻本官。”

“虽说这里不归本官管辖,但想来本官的一些话在某些时候还是有用的。”

这个郑县令闻言欣喜若狂,谄笑道:“一定,一定,这是小事,一切都包在下官身上了,以后秋家的事情就是下官的事情。”

听到这话,酒桌上的秋容的父亲秋寿亦是红光满面,又惊又喜。

平日里都不看自己一眼的县令如今说出了这话,那以后在县里秋家岂不是一帆风顺了?

其他宾客听到这话,也是意识到,从今往后这秋家怕是要发达了。

傍上了这么一棵参天大树,岂有不发达的道理。

酒宴过后,李修远并未离去,因为夜色过深就在秋家借住一宿,

他来到秋容的闺房前敲响了门。

很快,却见浓妆淡抹,打扮貌美的秋容面带激动的打开了房门:“夫君~!”

李修远笑了笑,却是将其轻轻的搂在怀中:“明日就要跟我回扬州了,希望那刺史府你能住的习惯。”

“嗯,奴家住的习惯,住的习惯。”秋容连连道。

“行了,别发愣了,不介绍介绍屋内的姐妹么?”李修远又道。

秋容立刻道:“小谢,你快出来吧,是夫君回来了。”

很快,墙壁之上走出了一个人影,却是一位女子的身形显露出来。

小谢目光复杂的看着李修远,又有些羡慕的看着秋容,然后盈盈一礼:“见过李公子。”

“小谢,一段时间不见怎么变的生分了?夫君也不喊了?”李修远道。

“夫君。”小谢有些娇羞,却也有些欢喜。

李修远笑着走了过去道:“一看就知道你生了我气的,是不是怪我没有替你寻来肉身,让你死而复生?”

“夫君明知故问。”小谢幽幽道。

即便现在李修远没有了圣人的气息,可是一身气血旺盛似火炉,她这样的女鬼碰到了也会被烫伤,只是比之前受到的伤害要好的多而已。

“其实也不是没有一具肉身给你还魂。”李修远叹了口气,然后从鬼王布袋之中取出了一具女子的身躯。

这女子身穿宫装,容貌端正貌美,一副大家闺秀的姿态。

只是此刻却是抱拳紧握,一脸冰冷,气息全无。

这是冻死在宫中的那位宫女,因为放在鬼王布袋之中,所以保存的很好,和刚死的一样,没有腐烂的迹象。

她的魂魄附在茶花上被李修远种在府邸,如今这肉身还没有处置,现在小谢渴求肉身复活,这大概就是她的机缘吧。

“她是枉死在宫中的秀女,我可怜她的遭遇将她的肉身带了出来。”李修远看着这女子手中还抱着那鸳鸯香袋的姿势,目光有些复杂。

这也是寄情于自己的女子。

只是红颜薄命,自己和她只是几面之缘,并没有过多的交集。

“好好对待这肉身吧,青娥,还请你现身施法,让小谢复活吧。”李修远忽的道。

忽的,一只青狐从他的衣袖之中跳了出来。

青狐口吐人言道;“还以为夫君只纳一个妾,没想到还有一个鬼妾。”

语气有些娇嗔和责怪,神态有种女子的美艳。

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是一只青狐露出的姿态。

小谢是鬼倒也不惧狐精,至于秋容也是见过狐三姐变成狐狸的姿态,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李修远有些尴尬道;“纳一个也是纳,纳两个是纳,父亲那边可是下了死命令,要我把家中的银锁都送出去,再说了,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有什么不好。”

说到后面,竟有些理直气壮起来。

**的官僚地主生活还是磨灭了他坚定的心性啊。

自己也要堕落在美色当中么?

青娥咯咯笑了笑:“没关系,多一个就多一个吧,反正能陪着公子生生世世的也只有奴家和三姐而已。”

“什么?”李修远有些疑惑。

青娥没有说话,只是开始施法了,她尾巴一挥,小谢的魂魄就飞了过来,然后没入了这宫女尸体当中。

随后青娥给她按摩了胸口,却见胸口立刻有了起伏。

再对着嘴巴吹了口气,呼吸也随之出现了。

最后青娥吐出一么丹丸,那是她千年道行的狐丹。

丹丸在女子身上转了一圈,发出了金光,照射了一番,却见冰冷的躯体恢复了红润和温度,气息也越发像是活人的气息了,没有尸体的那种冰冷感觉。

“好了。”青娥收回了狐丹,然后道:“再等一炷香的时间她就会醒来,到时候就能和普通人一样了,只是她借尸还魂寿命不长,她什么时候在阳间的命数到了,这身子什么时候就会死去,”

“有劳小娥你了。”李修远道。

青娥嗔了一眼;“今夜奴家就不打搅夫君纳妾之喜了,奴家去外面给夫君放风,明早可记得早点起来,扬州还有公务要处理呢,”

“咳咳,知道了。”李修远有些尴尬道,

秋容听的顿时脸蛋一红,羞的不敢看着夫君。

在等了一炷香时间。

小谢果真和青娥说的一样,睁开眼睛幽幽的清醒了过来。

借尸还魂成功了。

“我现在已经活过来了么?”小谢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感受着自己身上的温暖和心跳,不由欣喜起来。

李修远看着这宫女的相貌,听着这宫女的声音,在看着小谢的姿态,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分辨两人。

只是觉得最后两人的身影混在了一起,再也不分彼此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聊斋大圣人》,方便以后阅读聊斋大圣人第七百八十八章小谢还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聊斋大圣人第七百八十八章小谢还魂并对聊斋大圣人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pk10前二全体计划 赛车34567必中技巧 北京赛车杀号在线计划 pk10投注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北京pk前二杀号技巧 pk108码技巧 全天北京pk10人工计划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北京pk10全天多少期 北京pk10每天几点开始 北京赛车大小破解规律
北京pk10两期人工计划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赛车微信群aw85588 北京赛车包赢公式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