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撩再撩[快穿]

第80章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将至 本章:第80章

    第八十章: 爱他清纯不做作(十一)

    叶景黎话音刚落地, 雁昀和司希玥便猛地僵住了面容。 首发哦亲

    后心沁出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 分明是艳阳高照的天气,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自落地窗外射进来的炙热光线,却带上了明晃晃的寒意。

    冻得两人霎时没了言语。

    司希玥猛地攥紧了拳头, 指甲掐进肉里, 一双含泪的眼在背对自己的亓官隐身上扫过, 死死地瞪向叶景黎,眼底的血丝几乎要化成血沁出来。

    他难以相信, 司楚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他确实对司楚厌恶至极, 心中因羡慕而生的嫉妒几乎无时无刻不在煎熬着他的心, 但平心而论,即便是他们最相看两厌的时候,在自己这里吃了亏, 那好面子的司楚也不曾直接在大哥大嫂面前这样直白地告状过。

    一股难以名状的失控的不安和心虚感充斥了内心, 司希玥无意识地咬紧了下唇, 呼吸几不可察地急促了几分。

    视线穿过亓官隐的肩, 叶景黎将视线投注到那僵住身形的两人身上, 对上了司希玥那双充血的眼。

    那双形状艳丽的眉眼第一次被楚楚的眼神充斥, 带着淡淡的谴责和不忿,被这样的眼神注视着, 司希玥恍惚间竟然生出一种自己真的欺负了这人的错觉,忍不住怔了怔。

    唇角几不可察地闪过一抹嘲意,叶景黎收回视线, 微微仰头看向自己身前的男人。

    转动间脸颊轻轻在男人温热的掌心蹭了蹭,触感十分美好,叶景黎忍不住又上前一步,下意识地往男人的方向靠近了一步,双手也可怜巴巴地拉住了男人不带丝毫褶皱的衣角。

    似是感受到了那轻微的力道,亓官隐凌厉的视线往下一扫,表情肉眼可见地温和了起来。

    显然,心上人这样无意识的亲昵动作,让他心情很是愉悦。

    亓官隐深深看了叶景黎一眼,冰冷的视线瞬间改变,眼底带上了丝丝缕缕的笑意。

    “有人为难,你就为难回去。”

    一边说着,一边动了动手指,亓官隐指腹在叶景黎的脸颊上滑过,尾指的指尖似有若无地触过那柔软的耳垂。

    “有我在。”

    瞄了眼对面两人愈发难看的脸色,叶景黎唇角一勾,满是得意洋洋的笑,下巴矜娇地抬高了几分,活像是恃宠生娇不知死活的脑残。

    双手攀住了亓官隐的胳膊,叶景黎傲慢地瞪了司希玥一眼,又明晃晃扫了眼雁昀,眼中的恶意丝毫不加掩饰,司希玥心中一紧,就听那熟悉又厌恶的声音开了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雁昀有一个项目是和你手下公司合作的?”

    这言外之意太过直白又满是恶意,司希玥有一瞬间的胆战心惊,他咬牙切齿地看着那张嚣张又得意的脸,猛地扭头看向身旁的雁昀,呼吸和心跳都禁不住停止了。

    但心中那不祥的预感还是灵验了,雁昀听到叶景黎的话后,脸色一片惨白。

    司希玥狠狠攥紧了拳头,恨不得将那仗着有人撑腰就不知死活的人撕碎!

    他们怎么可以!

    感受到那犹如实质的目光,叶景黎扭头看了他一眼,挑衅地挑了挑眉。

    原本他觉得这整件事都太无聊,根本不想和这两个人扯淡追究下去,毕竟他还有工作,工作完了还想着去约会,根本没有时间浪费,但现在亓官隐就在身边,那还等什么?

    不给这俩人点颜色瞧瞧,他们还真的要以为自己是打不还手的软蛋了?!

    当自己的公司和办公室是观光处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既然说人话讲道理总是被某人假装听不懂,那就动手吧。

    而打蛇打七寸,要打,那就要打到他们心痛!

    对于目前的雁昀和司希玥而言,和亓官隐公司合作的项目,正是那寥寥无几的,能支撑雁昀继续在公司待下去,能给他们继续在一起提供底气的东西了。

    按照原本的命运轨迹,雁昀自从国外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准备这个庞大的项目,身为这个世界命中注定的主角攻,他的运气和能力自然是没话说的,这个项目不仅前景广阔,还十分符合亓官隐旗下公司的发展理念。

    于是别人求之不得的合作机会,就这样落在了雁昀的头上。

    强强合作,这个项目取得了让世人瞩目的成功,不仅给雁昀带来了丰厚的成绩和收益,让他迅速在公司站稳了脚跟,成功接下了雁家的指挥棒,还让他有了充足的资本成功进入了更高层次的圈子。

    后来雁昀抓住机会加深了合作,地位越来越稳固,这才有了后来打听亓官隐休养地点,并将地址给司楚的事,不然单单凭借雁昀现在的处境,他拿什么打听亓官隐的行踪?

    而事业的成功,不仅让雁昀拥有了足够的话语权,也是支撑他和司希玥感情发展的基石。

    取得了无可指摘的成功,他才能让所有人闭嘴,将鄙弃化为祝福。

    可是……

    如果现在,他将这块石头踢走呢?

    不仅咫尺可见的成功和辉煌没有了,所谓的爱情也会成为空中楼阁。

    届时,是雁昀先对司希玥忍无可忍,还是司希玥抢先放弃这段没有希望的感情,踹开这个登不上天的爱人?

    叶景黎看着满眼慌张的司希玥和一脸震惊的雁昀,眉梢微扬,意味深长的勾起一抹笑。

    亓官隐略有些诧异地抬了抬眉,仔细回想了一番,他才终于在记忆的角落里找到了这个项目的影子。

    身体原因,他手下虽然产业众多,但真正能过他手的,却寥寥无几,和雁家合作的项目投资确实很大,但也不过是旗下一个公司的一个项目,对他而言并不是需要投入太大精力的事情,他当初也只是略略扫了一眼。

    但不了解没关系,他只要知道自己怎么做就行。

    伸手揽住了叶景黎的肩膀,亓官隐看也不看身后的两人一眼,只目光专注地看着眼前的爱人,语气十分轻松地道:“我的就是你的,不喜欢,那就不合作了。”

    这话太过轻巧,就像他放弃的不是投资额惊人的大项目,而是马路上碰巧捡到的硬币。

    话音刚落,雁昀就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脊背阵阵发寒,面色难看到了极致。

    亓官隐才不管他怎么想,明明和叶景黎的距离已经十分亲近,他却还是嫌不够似的,揽在他肩膀的手用力,侧身将人拥入了怀中,阻隔了他看向雁昀和司希玥的视线。

    人是他的,心也是他的,其他什么前未婚夫情敌小叔,通通有多远滚多远。

    他对自己自信之极,虽然面对叶景黎时对自己的体质有隐隐的担忧,但那也是自己和自己比,他从不怀疑有人能抢走自己看上的人,雁昀这个所谓的“司楚的未婚夫”,虽然让他看着不爽,但到底还是难以入他的眼。

    之前亓官隐并没有打算要因为这段婚约关系而对雁昀做什么,毕竟吃那种莫名其妙的干醋毫无意义,但是现在,他却不打算手软了。

    叶景黎最近这么忙,又要顾着公司又要陪着他,忙得睡眠时间一减再减,这样的情况下,司希玥和雁昀竟然还敢来耽误他的工作,浪费他的时间,简直罪无可赦!

    想到这两人竟然敢给被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添堵,亓官隐像是被人戳了肺管子一般,怒意在眉间浮动。

    脑海中电光火石之间想到合同已经签订,像是即将坠死之人忽然抓住了救命稻草,那股窒息一般的惊慌终于过去,雁昀猛地喘了一口气,焦急地上前一步,难以置信地开口道:“隐先生,你是认真的吗?”

    即便有合同上那大笔的违约金做保证,他也不愿意放弃,这个项目对他而言重要性毋庸置疑,现在本就立身不稳,因为要帮司希玥解决王经理的事情,最近雁父又看他不顺眼,如果再把这件事办砸了,那他在公司还有什么立足之地?

    “我像是开玩笑?”

    亓官隐终于回过头,刚才还因为他的无视而不满的雁昀却心头猛地一滞,真情实意地觉得他还是不要转身为好。

    强忍住后退的冲动,雁昀吸了口气提醒道:“隐先生,我们已经签了合同,你突然说要终止合作,不仅影响声誉,还面临着巨额的违约金,是不是太过儿戏?”

    亓官隐满不在乎地勾唇看了他们一眼,慢条斯理地低头抚平了叶景黎肩膀上不存在的褶皱,语气淡淡地道:“我的公司,任性又如何?”

    被这轻忽的回答气得够呛,司希玥觉得自己作为雁昀的爱人,再也看不下去他这样被人轻视,忍不住猛地扯紧了雁昀的胳膊,气愤道:“你怎么可以!这是公报私仇!”

    亓官隐抬眸冷冷看了他们一眼,语气像是含了冰碴,又有一种铺天盖地的自信:“事实会告诉你,我可以。”

    司希玥还想再说什么,面色铁青的雁昀猛地将人拉到一边,他咬紧了牙关,出口的话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隐先生,我敬重你的人品,但这样儿戏一般的决定,你就不担心毁了自己的名声?”

    “他人的目光,恰恰是我最不看重的东西。”

    亓官隐眼神冰冷地扫了雁昀一眼,视线回到眼带笑意的叶景黎身上时,已带上了仿佛春雪初融的温暖:“我在乎的,由始至终,只有一个。”

    对事事顺遂心高气傲的雁昀而言,最伤人的无异于被人彻底忽视,亓官隐根本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行径,让他心中的怒意几乎燃烧沸腾,要不是理智尚存,深知亓官隐目前是雁家惹不起的存在,他甚至恨不得扑上去将人好好教训一通。

    教他好好做人,让他知道要尊重每一个对手!

    若不是那神秘的身份和背后的庞大势力,这样一个活不久的病秧子,又有什么资格在自己面前嚣张!

    雁昀深吸了一口气,攥着司希玥手腕的手死死收紧,也顾不得他痛楚的表情,几乎用尽了所有的理智才勉强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面色难看地咬紧了牙关,唇齿之间甚至能品尝到淡淡的血腥气,雁昀十分艰难地扯动了嘴角,将视线转向叶景黎道:“没看好希玥是我的不对,但该做的保证我也承诺了,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司楚,我们雁家和司家百年交好,我希望你能好好劝劝隐先生……”

    “要让你失望了。”

    叶景黎勾了唇角,背对着两人连头也不回。虽然雁昀看不到表情,却可以听到那语气中毫不掩饰的嘲讽。

    叶景黎却半点没有内疚的意思,他歪了歪脑袋,双手攀上亓官隐的肩,笑着道:“我可不会做让自己爱人为难的事……”

    脸上仿佛被人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雁昀闭了闭眼,再也不堪忍受这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猩红着眼猛地转身,扯着气得脸红的司希玥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他姓雁,但要让所有人信服,要达到自己内心的目标,那么光凭这个姓,却是远远不够的。

    他需要成绩,需要一场让所有人瞩目的成功。

    原本,他距离成功咫尺之遥。

    但是现在。

    一切都毁了。

    愤怒支撑着他的脊梁,天堑一般的实力差距在这火山喷发一般的怒火下也似乎不那么可怕了,雁昀沉着脸一言不发,心中耳中却充斥着未出口的狠话。

    等着!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

    卷翘的睫毛几乎被不忿的泪水沾湿,司希玥只觉手腕刺骨的痛,但雁昀的脸色太过可怕,他张了张口,竟不敢开口让他放开自己。

    被叶景黎和亓官隐连番嘲讽,雁昀心中定然怒火熊熊,自己一开口,岂不是火上浇油?

    这样想着,司希玥抿了抿唇,几乎要被自己的体贴感动,心中滋味复杂难言,既有对雁昀的怜惜,又有对叶景黎的痛恨,但对亓官隐……

    这样一个强大到雁昀也要避其锋芒的男人,怎么会看上司楚那样无脑的人?!

    如果不是有亓官隐做后盾撑腰,司楚敢这么羞辱他们吗?!

    想到亓官隐刚才对叶景黎毫无缘由和底线的宠溺,司希玥眉心紧蹙,内心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忍不住起伏翻腾。

    司楚除了那张脸一无是处,凭什么得到那么多人的青睐?!

    被大力扯着往外面走去,司希玥忽然一个踉跄,受惊之余也从满心的不甘中回过神来。

    他低下头,视线落在自己的手腕上,雁昀紧攥的力道没有丝毫放松,细白的腕间已经隐约可见青紫的指痕。

    脑海中倏地划过亓官隐看向叶景黎时,那瞬间温和宠溺起来的眼神,和温柔到极致的动作……

    司希玥咬了咬唇,在办公室大门合上的一瞬间,终究忍不住回过了头。

    亓官隐没有将一丝一毫的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反而十分温柔地低着头,他揽在叶景黎肩膀的胳膊下移到了腰间,另一只手则宠溺地落在了他的头顶,动作轻柔地揉了揉他柔软的发。

    司希玥嘴唇几乎被咬出了血,虽然看不清亓官隐的表情,但那自然而亲密的动作,却像是尖锐的钉子,狠狠扎了他的眼。

    =================

    楠木制成的办公室大门嘭的一声阖上,偌大的办公室内只剩下了距离过近的两人。

    叶景黎眼珠一转,笑意自上翘的唇角一点一点蔓延开来,他顺着后腰来自面前男人的力道,向前一步伸手揽住他宽阔的肩。

    四目相对,叶景黎微微挑眉,波光潋滟的眼中满是促狭的笑意。

    “要说谢谢吗?”

    亓官隐揉在叶景黎头顶的手微微一顿,修长白皙的手指插入柔软的发,指尖缓缓而下。

    捏住了少年柔软圆润的耳垂。

    手感无与伦比。

    亓官隐像是被取悦一般勾了唇,听到叶景黎饱含调侃的话,他一扬眉,毫不客气地伸手在那红润的耳垂弹了一下。

    耳垂一疼,叶景黎倏地挺直腰脊瞪圆了眼睛,完全没想到这人竟然会来这一招儿。

    一阵低沉的愉悦笑声,亓官隐快速在那微张的红唇上偷了一个吻。

    “我更期待别的感谢方式,比如这样……”

    未尽的话语消失在紧密相连的唇舌之间,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两下,叶景黎手上用力,揽紧了男人的肩,毫不相让地反攻了回去。

    安静的办公室内,两道修长的身影紧密相贴,略显粗重的喘.息声响彻耳际,偶尔还可以听到让人耳热心跳的啧啧水声。

    八卦的因子不断酝酿,办公区内空气都躁动了几分。

    今儿是什么日子啊!

    司希玥!雁昀!连神秘万分的亓官隐都来了!

    一众人都是表情淡定内心激动万分,在司希玥和雁昀脸色难看地摔门而出时,那激动的八卦之火简直在灵魂中熊熊燃烧到了极致!

    怎么回事儿!发生了什么?

    这俩人怎么凑一块了?!还像是被狠揍了一顿似的!

    好奇心几乎要翻天覆地,但尚未到下班时间,再怎么坐不住,一众员工们也没有放下工作肆意聊天儿八卦的想法。

    但注意力明显被分散了大半,无数道或明或暗的视线时不时地瞄向那紧闭的楠木大门。

    司楚老大和亓官隐在里头干啥呢?

    亓官隐衣冠楚楚地坐在办公椅上,两条大长腿交叠,惬意地靠在椅背上欣赏对面的“风景”。

    背靠着办公桌,叶景黎微微低着头,修长的手指灵活悦目,正专心扣着衬衫不知何时被解开的衣扣。

    肌肉线条起伏的胸膛被掩起,挡住了男人的“罪证”,但透过微敞的衣领,却隐约可见锁骨上被故意留下的红色印记。

    叶景黎捏着衣领犹豫了一会儿,发现除非将最上面的一颗扣子也扣上,不然别想遮住这“爱的痕迹”,遂只能颇为不甘心地啧了一声。

    红痕印在形状完美的锁骨之间,白的皮肤红的痕,对比鲜明到让人忍不住心跳加速,想要将那痕迹加深一点,再加深一点。

    炙热的目光像是着了火,眼底暗芒沉沉,亓官隐调整了一下坐姿,这才轻咳一声,吸引了叶景黎的注意。

    “今晚去我那里?”

    视线顺着男人的大长腿往上,往那存在感鲜明的地方瞄了一下,叶景黎勾唇轻笑,大咧咧地往办公桌上一坐,足尖触地,放松下来的长腿夺目之极。

    并不知自己这样的姿势有多么引人注目,叶景黎耸肩摊了摊手道:“今晚恐怕不行。”

    眉心一蹙,亓官隐视线扫过那长度惊人的长腿,道:“怎么?”

    “我爸妈今晚回来,要去接机。”

    叶景黎歪了歪脑袋,看着亓官隐忽地双眼一亮,调.戏一般地开口道:“丑媳妇儿总要见公婆,要不要一起去?”

    “丑媳妇儿”亓官隐舔了舔唇,像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忽然眉峰一动:“正合我意。”

    作者有话要说:  嗯这段时间一直待在医院,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问题但确实发生得比较突然,现在已经出院,在家里休养。

    今天开始恢复更新,但身体原因没办法一直坐在电脑前,所以粗长的话会努力,但未免打脸就先不保证啦!

    很抱歉没有和大家及时打招呼,断更了这么多天,说实话这情况我也是完全没想到,感觉二十多年没怎么进过医院,这一下全给补回来了……真的挺不好意思的,我虽然算不上一个好作者吧,但之前有文在更新的时候也没怎么断过更,悄悄自豪着,但现在再也不能厚着脸皮说自己是日更党了,叹气……

    嗯还有就是谢谢担心我的小天使们,无以为报只能用更新和更好的故事回报啦!比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撩再撩[快穿]》,方便以后阅读一撩再撩[快穿]第80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撩再撩[快穿]第80章并对一撩再撩[快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北京赛车二期计划网址 北京pk1走势图彩图 北京赛车走势图看不懂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正规的北京赛车网站 pk10挂机软件靠谱吗 pk10计划软件苹果
北京pk10两期人工计划 pk10新四码1234定位 pk10人工免费计划软件 北京赛车8码计算公式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北京赛车高手论坛 北京赛车1000本金 北京pk10赚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