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第七十九章 狂欢之日(下)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实心熊 本章:第七十九章 狂欢之日(下)

骤然变故让四周所有人都没有任何准备,甚至连离亚历山大最近的保罗·布萨科都只来得及发出声异乎寻常的惊呼。

锋利的短剑穿透飞舞的花瓣,刺破傍晚微熏的暖风,然后瞬间没入亚历山大的怀里!

歌声,笑声,人们的喧闹声,在这一刻似乎全都消失了。看台附近的人都在一愣之后才来得及发出各种惊叫!

瞬息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那两个如情人般拥抱在一起,可实际上在这看似亲热的一幕下,却是可怕谋杀的两个人身上。

在那些目光中,有惊诧意外,有惶恐不安,有慌乱愤怒,也有掩饰不住的兴奋与狂喜。

刺中了!

这是看到这一幕所有人脑海中疯狂闪过的念头。

只是随着这个念头刚刚划过心头。

“啊~”

一声吼叫忽然从木台上响起!

人们看到被刺中的亚历山大的身体突然向旁边用力一扭,伴着他的这个动作,那个几乎用全身作为武器扑想上去的女人的身体,一下子被他这用力一扭甩了出去。

同时被甩出去的,是一柄闪亮锋利的短剑。

女人的身子打着滚从木台上滚下去,短剑也划着弧线向台下飞起,就在翻了几圈落的短剑还在空中转动时,一支有力的手已经高高抬起,一把紧紧握住了剑柄。

保罗·布萨科甚至来不及拽出自己的佩剑,他抬手接住短剑的同时,先前猛冲的身子用力下压,在一声充满痛苦的尖叫声中,他已经用膝盖把刚刚滚下木台的那个女人紧紧压住,同时锋利的剑尖狠狠的抵在了女人后背向上的脖颈上。

“不要动,否则杀了你!”

随着保罗·布萨科可怕的低吼响起,四周的人们才好像如梦初醒般惊叫着向木台冲来。

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能靠近木台的机会,一声尖利的呼哨从木台附近士兵中爆响,猎卫兵们瞬间疯了般的向着木台聚集而来。

不论男女,不论身份,猎卫兵们粗暴的冲撞开挡在身前的每个人,迅速包围木台,把四周的人们和木台隔离开,同时他们佩剑出鞘,最外围的士兵剑锋向外指向那些目瞪口呆的比萨人,而里层的士兵则已经纷纷拔出火枪,扳动机簧,枪管搭在前面同伴的肩头,黑洞洞的枪口直指人群。

“发生了什么?!”

到了这时才醒悟过来的托姆尼奥惊慌的大叫着,他正在为自己描述一副美好画卷,也似乎看到了一个异常美妙的未来正向他招手,他甚至计划好了要在将来一段时间做哪些工作,好让比萨人对他感恩戴德。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居然有人行刺亚历山大!

再也没有一个比萨人比托姆尼奥更清楚亚历山大对他自己和对比萨意味着什么了。

尽管有过想要摆脱来自蒙蒂纳的影响的想法的,但是托姆尼奥却很清楚的知道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他的一切都来自亚历山大,甚至在更长的时间里,整个比萨都要依靠与这个人维持良好的关系谋求改变。

但是就是比萨的游行庆典上,居然有人行刺亚历山大!

托姆尼奥疯了似的向前挤,他粗暴推开挡在前面的一个女人,根本不顾她被推倒在地的惊叫,只是喊着向前扑去。

但是他却被挡住了,被猎卫兵们支起的防御阵型挡住了,看着那些面色狰狞,几乎不用猜想也知道只要他再稍有异动就可能动手的猎卫兵,托姆尼奥先是一呆,然后立刻向着后面被卫兵们用身子挡住的亚历山大大喊起来:“伯爵,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托姆尼奥的喊声让四周霎时一静,所有的目光都投向高起的木台,但是因为有用身体作为屏障的猎卫兵的阻挡,人们根本就看不到后面的亚历山大究竟怎么样了。

“刺中了?”

人群中有几个人心中异常紧张激动的盯着木台,他们紧握着拳头,如同下注之后等待结果的疯狂赌徒。

猎卫兵动了,两个离亚历山大最近的猎卫兵身子忽然向旁边闪开,就在亚历山大的身影刚刚露出的瞬间,制服了刺客的保罗·布萨科已经冲到他的身边,随着卫队长发出一声命令,猎卫兵们开始向着人群一步步逼近。

“后退!”

“后退!”

猎卫兵手中利剑指向那些身份高贵的比萨贵族,只是在这个时候他们面容狰狞可怖毫不客气的催促和推搡着挡在眼前的那些大人和贵妇。

亚历山大的身影出现了,他的身上没有血渍,但是他外衣一侧撕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露出了里面一片闪亮的反光。

一件贴身内甲,就是这件隐藏在外袍下的铁甲救了亚历山大的命。

“伯爵……”

被猎卫兵挡住的托姆尼奥大声喊着,试图叫住亚历山大。

但亚历山大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在猎卫兵的团团保护下,亚历山大快步穿过人群,在他后面,两个猎卫兵拖着那个女人迅速跟了上去。

托姆尼奥愕然看着从眼前经过的亚历山大,他注意到在经过的瞬间亚历山大的目光透过猎卫兵向他看来,当两人目光相遇时,托姆尼奥看到的是毫不掩饰的狂怒和残忍。

一瞬间,比萨公爵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立刻追上去想解释什么,但是却根本没有机会,甚至当他对挡在面前的猎卫兵大喊着自己是比萨公爵时,回应他的却是那个士兵虽然忍耐,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的浓烈敌意。

托姆尼奥的脸色变了,他知道自己陷入了最糟糕的境地,很显然亚历山大是在怀疑他策划了这一切!

托姆尼奥脸色乍变,他开始不顾一切的向着已经走远的亚历山大叫喊解释,当看到根本不理会他的亚历山大的背影消失在闻讯纷纷冲来的士兵当中后,托姆尼奥的身上已经一片冰凉。

而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财政官脸色不住变化,他怎么也没想到原本计划完美的刺杀会变成这个样子,看着被士兵们簇拥着离开广场的亚历山大,财政官恼火的攥紧了垂在身侧的腰带。

游行人群呆住了,后面的人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声喊叫询问,而前面的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知道该怎么办,当他们看到那些闻讯而来的蒙蒂纳军队开始从广场四周向他们包围过来时,即便他们的人数要比士兵们多得多,可恐惧和不安瞬间笼罩了广场上的所有人。

托姆尼奥已经快要崩溃了,他的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城防队长,但是回应他的却是闪避的目光。

当他看到亚历山大身边的那个摩尔人忽然出现,然后与城防队长低声说着什么时,托姆尼奥忽然明白了过来。

很显然,在这个关键时刻,比萨城防军已经做出了选择。

托姆尼奥的嘴唇微张想要说什么,可四周乱哄哄叫喊声让他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然后他就看到那个摩尔人与城防队长一起向他走来。

“伯爵怎么样?”

尽管看到亚历山大安全离开,托姆尼奥还是关切的问,他这不是客套而是真的担心亚历山大是否受到了伤害。

如果没有受伤也许还好些,但是如果因为背刺受伤,那么比萨将要面对这位伯爵什么样的愤怒和报复?

“殿下请放心,老爷很安全,”尽管想要装得稳健些,可乌利乌脸上依旧可以隐隐看出惊慌不安,很显然对摩尔人来说,他的一切都来自亚历山大,如果主人遇害,那么等待他的就是将失去所有“不过老爷让我转告您,请您现在回公爵宫。”

“什么?”托姆尼奥心头一跳,他想起了亚历山大离开时那狂怒暴虐的眼神。

“有人要行刺我的主人,”由于愤怒,乌利乌的声音不禁抬高,虽然依旧保持着恭敬的样子,可他似乎已经快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这让托姆尼奥和四周那些同样惊慌不安的贵族们都不禁吓了一跳“按照我的主人的命令,从现在开始比萨城的城防由蒙蒂纳军队接管,直到抓到刺客的同谋。”

托姆尼奥的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凝固,他的脑袋嗡嗡作响,甚至忘了表示愤怒和不满。

忽然,他好像想起什么的回头向看台上望去,然后他看到了脸上神情复杂的财政官。

在那一刻,托姆尼奥觉得头好像被疾驰而来的疯马狠狠撞上,在清醒过来的瞬间,公爵嘴角先是一抖,然后用力咬紧,似乎做出了决定。

广场上比萨人越来越不安了,虽然蒙蒂纳军队没有对他们怎么样,但是越是这样他们越是感到彷徨,直到看到托姆尼奥出现在看台上,人们在这一刻从未如现在这样希望这位公爵肩负起统治者的责任。

但是他们等来的是一道命令,看着作为比萨军队指挥官的城防队长按照托姆尼奥的命令,宣布城防军将完全听从蒙蒂纳指挥官的命令后,比萨人终于从惶恐不安中醒了过来。

只是不等他们表现出愤怒,那些衣着醒目的暗红色的军服的蒙蒂纳军队已经开始向着广场上踏进,而和他们走在一起的,是附近赶来的城防军。

“按照公爵殿下与蒙蒂纳军队指挥官的命令,蒙蒂纳军队有权命令的所有人都回到家里去,没有得到允许晚上禁止上街,我们将搜捕刺客的同党,比萨人必须接受检查,否则视为可疑份子。”

蒙蒂纳士兵们腔调古怪的南方口音在广场上的回荡,按照命令他们不停的向着广场上的比萨人发出警告,而一些士兵因为过于愤怒已经开始与不肯听从命令的比萨人发生冲突。

一阵隆隆马蹄声从街上传来,举着火把的比萨人目光纷纷投向传来声音的黑暗街道。

身影晃动,蹄声轰响,马蹄踏在石头路面上的声音让很多人心头莫名不安。

忽然间一阵尖利的呼哨传来,那些策马而来的身影开始迅速绕着广场奔跑起来,他们很快从广场的南北边缘对进会合,可并不停下而是穿插而过,绕着广场不停的奔跑。

“波西米亚人!”

不知道是谁,阿格里士兵中有人发出一声大喊,随着这声大喊,阿格里人瞬间高举武器发出欢呼。

广场上的比萨人惊慌的看着这一幕,他们听说过这些波西米亚人,那是些亚历山大手下与阿格里方阵士兵一样令人胆寒的军队,他们在奥拉尔-奇莫内战役中的表现令他们在托斯卡纳名声大振。

而这些原本应该在蒙蒂纳的波西米亚骑兵的出现,让比萨人原本最后一点试图反抗的心思,彻底破灭。

托姆尼奥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会到公爵宫的,一路上摩尔人都陪在他的身边,这让他觉得有些奇怪,当他询问这个时候摩尔不是应该在他的主人身边伺候时,乌利乌却是神色愤愤的回答:“我必须留在这里,主人要我亲眼看着那些试图刺杀他的人被抓住。”

摩尔人的回答让托姆尼奥感到愤懑,他很想说自己的宫廷里不允许一个低贱的摩尔人走来走去,但是看着那些蒙蒂纳和城防兵,他最终还是沉默了。

只是这个时候,他忽然很想见到财政官,他要大声质问财政官这一切是不是他策划的,同时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要用剑亲手结果了那个让陷入了如此窘境的混蛋。

当托姆尼奥愤怒的试图找到策划这次行刺的主谋时,财政官正和几个同伴匆匆赶到他们之前碰头的那所房子。

他们每个人都很紧张,或者说害怕更合适,一路上每当看到有蒙蒂纳军队甚至是城防军时,他们都要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等到街上安静之后才出来。

因为这个,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当他们赶回到那所房子时,天色已经很晚,除了远处时不时有人经过闪动的火光,整条街都已经陷入了黑暗的。

几个人沿着街边的阴影来到那所黑乎乎的房子,在谨慎的向街道两边看了看没有什么异样后,他们立刻匆匆走了进去。

房子里一片漆黑,财政官听着同伴一边低声诅咒一边东碰西撞的在房子里找蜡烛,心里一阵说不出的烦躁。

忽然,一股冷风从对面吹来,财政官的心莫名的骤然一紧,他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撞在了后面同伴的身上。

一声闷响从身后传来,接着伴随着一声痛苦的短促呻吟,身后那个人的额头突然狠狠撞在了财政官的后脑勺上。

财政官哼了一声,他想回头呵斥,但是从脖子长传来的一股冰凉让他瞬间全身僵硬,不敢动弹。

“你是谁?”

“一个倒霉的人。”

黑暗中传来透着怒火的熟悉声音让财政官先是心头一松,然后怒火上升。

“你们要干什么!”

财政官愤怒的向前摸索着推了一把,感觉到对方丝毫没有要收回短剑的意思,他只好站着不动的继续愤怒质“你们要杀了我们吗?”

“如果我们要杀你,你已经死了。”

随着火光亮起,一副面具出现在财政官眼前,到了这时他才发现房间自己几个人已经被隐藏在房间四角的几个面具人包围了。

“你们要把我们出卖给贡布雷吗?”财政官脸色难看的问。

“我们不会出卖你,只是想看看你们能愚蠢到什么地步。”对面的面具人愤怒的说。

“可我们怎么也不会你们更愚蠢了,”财政官手下的那个年轻人不顾横在喉咙边的短剑愤怒的反驳着“你们居然会蠢到派个女人去刺杀那个贡布雷,那样还不如之前听我的由我出手结果了他,毕竟我练习过米兰人的刺击剑术,比那个女人可靠多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面具人怒气冲冲的说“那个女人不是你们派去的吗,要知道按照计划我们的人已经做好准备接应你们了,如果你们按照计划等到贡布雷进行完仪式,快要进入公爵宫的动手,他的那些卫兵根本来不及靠近保护他。”

“等一下你说什么,那个女人不是你们派的?”面具人的话让财政官脸色瞬变,他死盯着对方面具目孔后露出的眼睛。

“当然不是我们,我们还以为是你们的人擅自破坏了计划……”

面具人先是恼怒的回答,然后,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房间里瞬间陷入了一片沉寂,双方相互默默对视。

外面的街道上传来阵阵沉重脚步,还有骑兵飞快经过的急促蹄声。

渐渐的,财政官原本满是疑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恍悟,他先是双手抱头张嘴要说什么,可接着却又似乎不知道该从那里说起。

过了好一阵,伴着外面街道上传来的此起彼伏的嘈杂声响,财政官从喉咙里迸发出一声充满不甘的低声嘶吼:“贡布雷!”

比萨城今晚是注定要在彷徨不安中度过了,而在距公爵宫不远的一座有蒙蒂纳军队驻扎的房子里,亚历山大正推开一扇紧闭的房门。

他的神色平静,丝毫没有险些遭遇危险应有的恐慌不安,相反当他看到房间里一个正在不停大吃大喝女人时,脸上还露出了一丝微笑。

看到亚历山大进门,那个还穿着游行服饰,脸上画着充满异教时代浓妆的女人站拉起来笑嘻嘻看着亚历山大。

“我演的还可以吧?”

亚历山大微微一笑回答到:“霞斯基娜,我必须承认你是个天生的演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北京赛车pk10合法的吗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方便以后阅读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第七十九章 狂欢之日(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第七十九章 狂欢之日(下)并对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pk10前二全体计划 北京pk计划手机软件 pk10怎么分析冷热号码? pk10开户注册平台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北京赛车不算违法? 北京赛车車道 pk10冷热分析网页
北京赛车5码理智倍投 北京赛车大小技巧算法 北京pk10群彩计划软件 北京赛车pk10微信软件
pk计划软件手机 北京赛车5码走势图教程 北京赛车冷热号分析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